2016年4月25日 星期一

禁入境神功保砂州

砂拉越州選在即,首長丹斯里阿德南祭出殺招:禁止多名西馬在野黨和非政府組織人士進入砂州!

 阿德南的理由是:砂州是全馬最和平及和諧的州屬,不希望受到干擾,所以不只禁止個別政治人物,也禁止一些種族主義份子,以及一些宗教極端份子。

 東馬兩州的民情與西馬有差異,它們就是少了種族主義和極端主義。

 這令不少西馬人羨慕,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阿德南禁止西馬一些在野政治人物和非政府組織人士進入砂州,似乎反而是一件好事。

 在阿德南禁足名單上的人,大多數是在西馬搞街頭政治,或是擅于利用民粹來鼓動民眾情緒的“好手”,雖然這些人遭禁足后,依然可以通過網絡向砂州人民發表想法,但相較親身到砂州示範“民粹”,通過網絡行事,影響力遠遠不及。

 西馬的在野政治工作者和非政治組織人士,利用街頭政治,高舉民粹大旗,吸引許多人的認同,但數年下來,在多場具民粹性質的街頭大型活動舉行后,這類活動已呈現疲態,而且讓人不禁開始反思,這種方式真的是民眾想要的訴求方式嗎?

敢敢打臉中央政府

 在砂州,阿德南雖然表面上與巫統“打成一片”,但他已明確表示不要巫統東渡砂州,而且他施行一些以巫統為首的中央政府所不願或不要的措施,敢敢打臉中央政府,這種勇氣值得鼓勵。

 因此,從阿德南這種思維尋思,他禁止西馬那一群政治人物和非政府組織人士,是一種保護砂州的策略,至少不讓他心中那些“搞屎棍”,打擾了砂州的安寧。

 在阿德南的禁入境名單中,早前還有土權組織主席拿督依布拉欣阿里、華裔穆斯林鄭全行及一些與巫統有關聯的人士,這些人士,都屬于他心中的宗族與宗教極端人士。

 曾經到訪砂州的民眾,也許能感受到在砂州生活的祥和,種族之間難以找到尖銳的文化和宗教碰撞。這是西馬看不到的優點,也是西馬人追求的目標,但在東馬,這是平常不過的事實。

 西馬朝野政治人物互相攻擊,不管是以民族和宗教為由,或者以民粹包裝,基本上都在破壞著人民之間的和諧;相信許多砂州人都不希望西馬的這一套“污染”砂州,或也可能因此而支持阿德南的禁足之舉。

擋下了民粹的海嘯

 從和平和和諧的角度來看,砂州實是一片樂土,尤其是在現有阿德南的領導下。雖然禁足的做法無法十全十美,但阿德南需要有一些實際動作,來確保砂州維持現狀。

 也許阿德南這一次的做法,反而為該州擋下一場不必要的“民粹”海嘯。

*本文于2016年4月14日,刊登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