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實而不華辦教育

不少華小常向華社籌款,發展校內硬體設施,但教育部副部長拿督張盛聞指時下一些華小偏向追求華而不實,且無法惠及學生的校內設施,甚至有華小建了富麗堂皇的禮堂,但學生上課使用的桌椅非常糟糕。

董總主席拿督劉利民指這類偏向追求華而不實的校內設施的華只佔少數,並且強調校方能提供學生良好硬體設備雖是好事,但增添實用的設備更為重要。
避免華而不實設施
我國有1千298間華小,華社對華小的捐助往往都不留余力,甚至一些公益組織或企業,也出資協助華小硬體發展,即使一些小型華小,其設備也不落人後,基本設施齊全,甚至優于不少華小。
長久以來,華社對華文教育有著難以割捨的責任,只要華小或獨中有發展上的需要,華社皆一呼百應;但華小理應珍惜和善用這些捐款,應避免出現華而不實的設施,讓華社的捐款失去了意義。
家總主席黃華生認為學校應該也專注軟體發展,提高學生素質和讓學生快樂學習,才是學校優先考量範圍,這或許是現在華小董家教和校長更應該考量的方向。
華麗的禮堂、一些偌大的體育場地或先進的硬體設備,看起來或讓學校變得有面子,但如果不能善用這些設備,或者並不實用,等同浪費華社的捐款。
禮堂、體育場地或先進設備動輒數十萬至上百萬令吉的建築成本,如果建成後使用次數不多,就無法發揮其價值;此外,先進設備的教育用途,如果只是在某些時候使用,就不值得華社浪費這些錢。
把心思放在教育
華小擁有素質良好的桌椅和課室內的其他設施,基本上已為學生製造良好的學習條件和環境。一旦得到來自華社更多捐款,能夠建立較佳的禮堂或體育場地等硬體設備,就應讓它成為可以“金蛋”的母雞,減少依賴華社的捐款,減輕華社的負擔。
以吉隆坡洗都中文華小的王岳海禮堂為例,能夠成為社區內喜歡使用的舉辦活動或宴會的場地,增加學校的收入,並回饋學校的各種發展,才是善用學校的硬體。
如果華小的基本設施已經達標,學生已可以快樂學習,就不應再向華社尋求過多捐款,校方或董家教不如把心思放在教育部分,讓老師發揮他們的教學能力,讓家長不再有捐款壓力,讓學生好好學習。
本文于2017年10月26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做足安全,網付可以很安全

國際市場研究機構凱度TNS(Kantas TNS)的調研顯示,大馬網民不相信他們在網上看到的一切,也有39%大馬人拒絕使用手機付款。
大馬媒體及通訊委員會指出,我國僅有26%國人曾使用電子銀行進行網上轉賬,他們擔心所使用的上網設備遭駭客入侵,寧可使用銀行提款機轉賬付款。
大馬網上消費和購物經過十餘年發展,目前擁有成熟的數碼生態系統,上網人數也日益增多,同時購物網站也如雨后春荀成立,但為何人們對網上消費的安全仍有所保留呢?
手機傳送TAC認證密碼
就目前網上消費安全而言,付費方式已經達到一定的安全水平。十余年前使用信用卡網上消費,時常出現遭人盜取資料,之后遭盜刷的情況;時至今日,在網上使用信用卡或電子轉賬,用戶的資料讀取都是繞過商家而直達銀行伺服器,大為減少用戶資料失竊的可能。
並且,數年前推出以手機傳送6位數TAC認證密碼的方式后,網上消費的保安進一步受到保障,這是因為只要用戶沒有輸入這些數字,就無法完成付費程序,駭客不易盜用用戶的信用卡或電子銀行付費。
在網上消費其實頗為安全,不安全的反而是用戶不知如何保護自己的上網設備,如電腦、平板電腦和手機的安全,才是網上消費的最大隱憂。
在電腦方面,許多用戶礙于安裝防毒軟件或防火牆過于麻煩,或者某個程度上影響電腦操作速度,而不願安裝這些安全軟件,以至讓駭客有機可乘,在電腦內置入木馬病毒,從中取得電子銀行或電郵密碼,造成戶頭被竊。
需提升網上設備安全意識
此外,電腦用戶使用電郵或電子銀行時,未使用虛擬鍵盤(On screen keyboard)輸入密碼,如果駭客在用戶電腦內置入木馬病毒,就可輕而易舉取得密碼,然后入侵這些賬戶。
目前,手機和平板電腦擁有極大的隱憂,因為許多用戶不愛安裝防毒軟件,以減少駭客入侵的機會,因此就有可能成為受害者;不少這類用戶可能擔心受害,進而選擇不使用手機消費。
總括而言,以目前網上已有保障的保安系統,加上用戶自身願意安裝防毒軟件,相信他們已能安心的在網上消費和付費。用戶若提升自己的網上和設備安全醒覺意識,就無需過度擔心網上付費不安全的問題。
本文于2017年10月19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201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誰把問題藏在儲物櫃?

“不能把作業簿作為教學重點”──教育部副部長拿督張盛聞這項談話擲地有聲,但另一邊廂,他又鼓勵華小在課室增放儲物櫃,為華小書包“瘦身”,似乎並不是對症下藥,反而為華小學生和家長製造了另一個問題。
張副部長去年在全國收集華小作業簿書單發現,華小生的一些科目作業簿多達8本,學生需使用拖拉式書包,甚至比行李箱還跨張的6輪式書包。
以上這些發現並不是近幾年華小生才面對的問題,近20年來都在不斷重覆,只是各時任教育部華裔副部長似乎未曾正視,至于現任教育部副部長能關注這個問題,一定程度上證明他有在“做工”。
我們不知道歷任教育部華裔副長的孩子是否在華小上學?或者他們孩子的書包並不重于其他學生,或是有特權可以不用帶許多作業簿上學,才會延至今日才有副部長指出作業簿教育的存在。
如今,華小生書包過重的問題找到了關鍵所在,即是作業簿過多,但為何要孩子把書本和作業簿放在儲物櫃呢?
一般學校都不允許學生把書本或作業簿留在抽屜內,以免學生在家無法複習或完成作業;如今在華小班上設立儲物櫃的作法已自相矛盾,表面上似是減輕了孩的書包負擔,卻沒有解決作業簿過多的問題。
書包過重迎刃而解
一般小學的科目並不多,而且每天上課科目約介于五六科左右,華小生只要依照時間表收拾書包,加上每科一本的作業簿,書包應不會過重;而且,教育部規定小學低年級不允有太多科目有作業簿,只要華小方面嚴格執行這些指南,華小生書包過重的問題,應能迎刃而解。
事實上,在華小增設儲物櫃需要向華社和家長募款購買儲物櫃,反而增加了華社和家長的負擔,這等同在製造更多問題。
如果允許學生把書本和作業簿放在儲物櫃,不如讓他們把書和作業簿放在有抽屜的桌子,不用另外購買儲物櫃。
最重要的是教育部應嚴格要求華小校長執行少量作業簿的指令,不要把華小書包過重問題藏在儲物櫃!
本文于2017年10月12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