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6日 星期五

免費非王道

蘋果公司的Apple Music將于本月30日上線,爭取線上音樂市場,宣佈3個月免費試聽期,引來美國國民天后泰勒絲(Taylor Swift )炮轟,認為音樂不該無償,必須付費給音樂人和唱片公司。

 早年的音樂工業,面對盜版問題,當科技越來越先進后,音樂更成了“免費”產品,讓整個與音樂有關的領域苟延殘喘,好不容易線上音樂機制出現,給了音樂工業新轉機。

 線上音樂的營利方式,包括會員制和置入廣告方式;后者屬免費收聽但會在歌曲之間置入廣告。

 它並不是下載音樂至手機或電腦,而是一種以名為串流(Streaming)的技術,類似線上聽電台的方式,讓人收聽歌曲,目前已有一些線上音樂公司進駐我國,提供這類音樂收聽服務。

出現三贏局面

 線上業者依照有關歌曲串流下載率付費給音樂人或唱片公司,嚴格來說並非付版權費,而是通過會員費收入和廣告收入,與音樂人和唱片公司分享商家的廣告費。

 線上音樂的操作方式,對于音樂工業而言,從原本的打擊到后來的共享利益,為音樂工業創造了新的生存方式,讓聽歌者、線上音樂業者和音樂工業出現三贏局面,各取所需。

 如果蘋果公司的線上音樂提供3個月免費試聽路期,意味著音樂人和唱片公司可能一分錢都收不到,因為業者或可以堂而皇之說:“我可是免費試聽,沒錢收,怎樣付給你錢啊?”

 音樂工業與一般行業沒有兩樣,從事這個行業的人也像一般打工仔,需要有收入來源;像泰勒絲這種天后級的歌者和創作人,收入自然不成問題,但是像她這樣的人,可能只是音樂工業的極小一部分,還有大部分的音樂工業內的人,需要等著這些收人開飯啊!

 泰勒絲站出來為音樂工業發聲,值得一讚,蘋果公司即刻反應,並且聲明免費試聽期間,也將支付版稅給音樂人和唱片公司,立刻調整不正確的做法,值得其他線上音樂業者效法。

 就像泰勒絲所說:“我們不要求iPhone免費,但是請別要求我們無償提供你們音樂”,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使用者付費是一種尊重創作者和創意的表現,這也可運用在其他相關行業。

 請尊重任何的技術活和工作,只要不是漫天開價,合理收費,使用者付費是不變的原則與道理。

*本文于2015年6月25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2015年6月22日 星期一

只要英雄 不要造神

    在2004年的《蜘蛛俠2》電影中,主角決定不再當蜘蛛俠,他的嬸嬸卻向他說了一句話:人們心中需要英雄!

  現實生活中,人們心中都在期待英雄出現,不只是崇拜,而是希望他們能做一些自己無法做到的事。

   說白了,英雄是人性光輝的化身,不一定要飛簷走壁、刀槍不入、上天入地,只要願意表現內心最善良一面。

   沙巴本月初發生5.9級地震,登山嚮導利茲旺背著受傷新加坡學生下山,讓人拍下上傳網絡及經媒體報導,他成了人眾人仰望的英雄。

   他受邀到新加坡探望傷者,后者希望親自感謝這位救命恩人,不少新加坡人也向他致謝。
 相信許多登山嚮導都有和利茲旺一樣的愛心和責任,確保登山者安全上下山,即使遇上困難和災難,都沒有一絲畏懼。

   這是人性的崇高精神表現,他們應該得到更多的表揚,並且成為人人心中的榜樣。在這個人情漸漸冷漠的時代,我們越來越需要更多人表現人性的光輝。

   在這個追求物質和面子的時代,我們時常把人性遺忘在角落,任由它發霉發臭;不利己的事情,誰都不想做,不然會被取笑為傻子。

   其實,在人們內心深處,也許都期待發揮人性最高價值;但從眾心態作祟,別人都在做利己的事,怕自己沒跟上,就像迷了路的羔羊,跟不上大隊,就是不對。

活出人性

   我們為別人的評價而活,為面子而活,為了比較而活,人性就這樣逐漸淡出自己做人的原則。

   英雄的出現,讓人感慨萬分,甚至感激流涕,那些人性一下子全都回來了。別人做了自己不想和不願做的事,人人毫不吝于讚賞。

   如果由發揮人性光輝的角度來看,人人都可以是別人和自己的英雄,只要願意堅持做人的原則,你我都可以是英雄。

   然而,請讓英雄僅止于英雄,而非把他打造為神,以為他不可侵犯或不會犯錯。英雄是人,才能發揮人性,應勇于接受批評和讚美。

   每個人都可以是英雄,不要,也不需要當神。只要大家活出人性,世界就會少些戾氣,多些愛心,一切都會變得美好。

*本文于2015年6月18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2015年6月12日 星期五

月亮和火箭,分手快樂!

伊斯蘭黨和民主行動黨的關係,是時候結束了。兩黨的關係從結盟開始,除了是安華的牽引,另一個關鍵人物,就是吉蘭丹州前州務大臣聶阿茲,是他壓下了伊斯蘭黨內和巫統眉來眼去的勢力。

 伊斯蘭黨有一段短暫的時間與巫統有合作關係,但那卻是不愉快的記憶,經歷過那個時代的聶阿茲,對于巫統的目的和手法,一直敬而遠之,在他有生之年,即使黨內有傾巫統的聲音,他都以威望抑制下來。

 然而,這並不代表聶阿茲放棄推動伊斯蘭法制的想法,而是他在衡量輕重之后,把巫統視為重點處理對象,並暫時和盟友,尤其是民主行動黨和平共處。

 伊斯蘭黨與民主行動黨在替陣時期,早已碰撞連連,火花四濺,最終分手收場;如今聶老已走,沒有人可壓制哈迪阿旺,后者自然要釋放自己傾巫統的熱情,民行不是他的杯中茶,他怎能不硬起來,向巫統投懷送抱呢?

 對民行來說,本地歌手梁靜茹的經典歌曲之一《分手快樂》,應該可以是他們送給自己和伊斯蘭黨的歌曲,就像當初前者大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向后者釋放“愛意”一樣,以《分手快樂》終結這一段一開始就是畸戀的“愛情”。

錯誤早已鑄成

 “如果他總為別人撐傘?你何苦非為他等在雨中”、“分手快樂?祝妳快樂?妳可以找到更好的”、“分手快樂?請妳快樂?揮別錯的才能和對的相逢”,這些歌詞都可以是民行的最佳寫照,以及安慰自己的方式,既然錯誤早已鑄成,分手才會快樂。

 如果強行為了兩線制,為完成進入布城的夢,與政治理念嚴重分歧的盟黨共存,即使有朝一日能進入布城,屆時不只會出現更大問題,甚至也會因為兩黨之間的混亂,造成國家動盪。與其如此,長痛不如短痛,快刀斬亂麻。

 依照目前形勢,伊斯蘭黨和民行分手,兩者都會快樂,一個能痛快的說自己的想法,不必再以“福利國”包裝“伊斯蘭國”,另一個不用再為人塗脂抹粉,做回自己,何樂而不為?預祝兩黨:分手快樂!

*本文于2015年6月11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