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7日 星期六

珍惜好教練,塑造“李宗偉”

米士本“回巢“再調教李宗偉,甚至希望幫助大馬隊重奪湯杯,就羽球發展的積極面而言,這是許多關心國羽的人樂意見到的事。


大馬羽球近十年唯有一人長青不倒,表現穩定,此人就是李宗偉;作為一名專業的羽球員,其表現和心態已近乎完美,其刻苦訓練和求勝意志,給許多大馬羽球員建立良好榜樣。但是,其他羽球員真的有從中學習嗎?
在米土本答應回到國羽后,李宗偉表示到時現在的國家隊球員就可知道他當時訓練的艱辛程度。換言之,如今貴為大師級球員的李宗偉,接受刻苦訓練才是他在羽球道路上成功的不二法門。
以李矛和米士本這兩位在李宗偉成功之路上頗重要的教練來看,李矛強調技術,給了李宗偉強大的羽球思維;米士本似乎更強調體能,這讓李宗偉的技術發揮得淋漓盡致,助他踏上巔峰。


發掘願意刻苦的球員
任何對抗的運動都以體能為重,因為這才有能力表現技術。體能像是武俠小說中的內功,技術像是武術中的招式,兩者相輔相乘,然而前者的重要程度,在水平相近選手對抗時,顯得更加重要。
米士本“再進宮”能否助大馬奪得湯杯,或者培訓出更多世界級羽球員,目前還不得而知;但是,羽總必須注重的是這名教練的教學,甚至有需要將它有系統的記錄下來,作為現在和以后訓練其他球員的參考方式。
一種訓練未必適合百樣人,因為需要因材施教。但是體能卻是競技體育中的硬道理,技術再好而缺乏體能,就像是花拳繡腿,在同等技術水平對手面前完全不值一晒。
體能訓練並不容易,球員感覺過于辛苦,可能會向行政單位發牢騷,后者若過于注重球員不合理的投訴,教練就可能遭殃甚至“執包伏”,損害國家的羽球發展。
羽總必須認清的事實就是:莫讓羽球員過于嬌生慣養;沒有付出血汗的努力,接受嚴格的體能調教,豈能贏得勝利?


要珍惜好教練的訓練方式和理念,不要讓球員爬上頭來。如果沒有多少球員能像李宗偉願意從刻苦訓練中取得成功,那就踢他們出去,再發掘心態正確、願意刻苦訓練的球員,國羽才有機會重現當年輝煌。

金錢遊戲大魔王的未來

自稱“未來世界首富”的張健在印尼被補,當地警方把他轉交中國處理,確實大快人心。


中國對于騙子有其一套打擊手段,也少有手軟。理論上,張健應該不太可能有機會避開重罰,也不太可能重演上回大馬把台灣電話詐騙犯交給台灣,最后詐騙犯竟在台灣的機場因沒有罪刑根據而獲釋放的歷史。
大馬各單位處理張健這個金錢遊戲“大鱷”,有許多令人“目瞪口呆”的處理方式,不似泰國和印尼當捉則捉,時間點也掌握得剛剛好。究竟是大馬對金錢遊戲這事不夠敏感,抑或另有其他“技術”原因?
自JJPTR金錢遊戲事件后,相關單位指出至少有5條法令可對付金錢遊戲操盤者,而且也有一連串的打擊動作,但事情未到最后一分鐘,大馬都會有許多意想不到的事發生,結局或難以令人樂觀。


張健在泰國被捕入獄,其實已敲響大馬執法單位一記警鐘,現在印尼和中國一起終結張健的金錢遊戲“流亡之路”,幾乎已明確的反映大馬在打擊金錢遊戲方面的不足。
相關執法單位有責
金錢遊戲表面上涉及許多商業層面,大馬政府對商家的友善程度,應該是在東南亞,甚至亞洲區數一數二,既然金錢遊戲扛著商業大旗,大馬政府不知是否因此而相信這些金錢遊戲“商家”是一片善意,想讓社會更繁榮,而視而不見其潛在危險呢?
張健打著“世界未來首富”名堂大肆宣傳自己的金錢遊戲時,各相關執法單位,難道真的就沒有辦法主動介入調查嗎?至于其他疑似金錢遊戲,國行的“黑名單”也很溫柔的點到即止,讓疑似金錢遊戲操盤者繼續篤定的向“會員”否認和再教育。
近10年來,大馬的疑似金錢遊戲團體和企業此起彼落,是否已把這裡當成溫床,毫無忌憚的“招兵買馬”,刮走許多錢財呢?不管怎樣,它們如此猖獗,各金融監管和執法單位多少要負上“縱容詐騙橫行”的責任。
現在就看中國對張健這個金錢遊戲大魔王如何下這一刀,嚴懲與否將為亞洲和東南亞各國做一個示範,尤其是大馬應該反省對金錢遊戲的打擊態度,以在未來更快和更有效的打擊金錢遊戲。

「插班生」當上首相?

看希盟和土團黨合作,越看越有趣。


從行動黨對土團黨“力捧”,尤其對馬哈迪“不計前嫌”,到公正黨在黨代表會上,馬哈迪在該黨黨員一起高舉“第7任首相安華”牌子時,自己顧著拍照的有趣畫面,或可看出土團黨頗有“主見”。
對于希盟的影子首相人選,老馬說:“任何人都可任首相”,老馬的兒子“小馬”慕克裡茲說:“大選前公佈首相人選”,像是給了希盟其他盟友兩巴掌,掌聲清脆響亮,“余韻”無窮。
希盟兩個盟黨大佬公正黨和行動黨對于老馬父子的首相人選談話,竟然不像他們反擊巫統般“聲聲到肉”,而是閉口不談,樂意受了這兩巴掌。也許,這就是盟黨精神吧。


土團黨可說是希盟的“插班黨”,老馬、小馬和慕尤丁算是其中三個名聲響亮者,看來也有可能是希盟一旦執政后的“插班生”首相人選。
無可否認,希盟其他三黨在成為執政黨前,對土團黨百般呵護,有機會執政也不會讓土團黨造次當首相,但若事情發展至此地步,國家政局將又經歷一場動盪。
政局或不會動盪
以馬哈迪的性格,不太可能讓安華當首相,即使他自己不當,怎可能不大力舉薦自己兒子或慕尤丁呢?如果到時希盟首相人選談不妥,馬哈迪可能又再像反出巫統一樣,再退出希盟,找上巫統和伊黨“拍肩膀”當好兄弟。
其實,除了安華,希盟內當首相的潛在人選,土團黨三個“寶貝”或稱之為“插班生”的老馬、小馬和慕尤丁,還真的是最有潛力和資格;行動黨的“神父子”肯定不在名單內;公正黨內看來有很多阿斗,也不太適合。
希盟是希望聯盟,既然同意讓仇家的政黨加入,不如在執政后,讓希望充滿心胸,“寬大”一些,讓插班生當首相,這樣一來政局或不會動盪,也一樣是在執政單位內,只是“阿頭”不是最初人選,這種痛和尬尷也許忍一忍就過去了,就像現在忍一忍土團黨和馬哈迪一樣,大局為重嘛!
公正黨和行動黨有執政的夢,土團黨也有一樣的夢,可能還包括當插班生首相的夢!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