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砂首長,阿德南離世。

 阿德南是砂首長,但相信有不少西馬人如我,對于他的政績會給予大姆指,千百萬個讚。

今天,他的離世讓人傷感,少了一個有遠見和敢作敢當的政治人物,東馬的未來不知會否有變數?

 曾經在報章上寫了一些關于他的文章,連結在這裡,作為紀念阿德南。



*圖片引用自:《中國報》 
  新聞: 無法再罩砂拉越 全民首長走了



個人寫阿德南相關的評論:

 ──阿德南像是太極高手 

──砂州人讓憎恨政治失效

── 禁入境神功保砂州



2016年11月12日 星期六

給學生快樂的學習時代

近日,政府重提廢除小六檢定考試(UPSR)的建議,引起教育界關注。政府于四五年前也考慮過此事,最終因聽取許多家長和教育人士的意見而暫告作罷。
如今,教育部長已從當時兼任副首相的慕尤丁換成如今的馬哈茲爾,政府再把廢除UPSR的建議推上台面試水溫,可見確實在慎重考慮推行此教育政策的可能。
小學是否需要一個統一考試?它的好處在哪裡?它是評價孩子的學習能力或只是成人用來滿足自己的方式?
我國從小學至中學,不乏大大小小的考試和測驗,按理應已足夠讓老師和父母理解孩子的學習能力與水平,與其說像UPSR這樣的統一考試是一個總結,不如說是畫蛇添足,增加學生負擔。
教育部早在數年前推出教育大藍圖時,已經發現教育界與家長過度重考試分數,逐欲採用校本評估制度取代考試,並且廢除小六檢定考試。
但是,令教育部始料未及的是,大部份家長熱衷于以一場考試定生死的方式,來評價自己孩子的學習能力,以及顧及補習業者的“錢途”,不支持廢除這項考試。
小學是學習各種知識的重要階段,孩子本應快樂學習,但老師和家長們追逐分數的心態,影響了學生對學習的興趣。
減少填鴨式教育
校內考試已讓不少孩子身心俱疲,六年級的檢定考試等同讓孩子跌入小學的“最后一個火坑”,並以他們在這個火坑受傷的標準,讓他們進入中學考試的另一個更大火坑。
政府推行校本評制度的本意值得一讚,但政府一番苦心,敗在不少仍愛以成績和分數爭取表現和面子的中下層官員,以及校長、老師和家長身上,讓校本評估制度變成了四不像。
政府應下定決心,從廢除UPSR開始,再廢除初中三評估考試(PMR),減少考試和填鴨式教育為學生教育帶來的傷害,還給學生快樂的學習時代。

用正確的方式愛他們

“殘障兒鎖囚籠”新聞轟動社會。對待殘障和智障小孩,除了要有愛心,也要有適當的方式才是。
上述事件發生在霹靂州華都牙也一家兒童殘障福利中心,該中心負責人由于擔心多名智障孩童滋擾其他人,在夜間把他們關進特製籠子。
開辦兒童殘障福利中心者,或具有一定的愛心,收容殘障小孩,讓他們有一個適當的地方生活;但是,智商有問題的小孩,不同于智商健全但殘障的小孩,前者可能無法控制自己行為,因此對他們需要有更好的處理方式。
這或反映國人對有身心殘陷的孩子認知不足,不管是為人父母者、收容單位人員,甚至管理國家的當政者,都沒有良好的知識和觀念來對待智商不足的人。
孩子的智商缺陷或因某些腦部病症引起行為問題,或可視為一種殘障,但這與肢障者不同,不能混為一談。
例如,數十年前大馬人對自閉症認知極為不足,把這類小孩當成傻子或稱為之為白痴,任由其自生自滅或送至殘障中心,以至影響了這類孩子的正常生活機會。
如今,通過媒體的教育宣導,以及網絡上互相分享的知識,許多父母已對自閉症小孩有所認知,較為懂得處理和照顧他們,甚至有者能受到適當教育,進入大學某些科系都不成問題。
相較殘障者健全的智商和未有腦部病症問題,福利中心或收容單位應謹慎對待智商有缺陷的小孩;在收容這些小孩之前,如果自認沒有適當方式照顧他們,理應建議父母到適當單位尋求協助。
聘請合適的工作人員
如果收容單位願意發揮更大愛心,以及在經濟能力許可之下,應該聘請能夠應對這類小孩的人員,負責引導和照護他們。
智障小孩具有攻擊性行為,應是在某些方面引導不當或溝通不足,以至他們無去表達情緒而出現不當行為,這是收容中心負責人需要正視的問題。
愛他不是只給他住和食物,那可能比養寵物還不如,養寵物者至少還會關注龐物的問題,並且給予適當處理方式;對智障或有腦部病症的小孩,我們需要付出比對殘障者更多的正確關愛方式,不只是收容如此簡單而已。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