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日 星期六

承認統考更要糾結於字眼

這次大選,朝野雙方的競選宣言中都提及承認統考,卻都是有條件的承認,而不是以前華教人士爭取的無條件承認。
希盟的宣言是指一旦執政便承認統考,但馬來文科必須優等。而且它還有一條尾巴 ,那就是指統考文憑將受鑑定,以確保其水準和現有的國立大學入學門檻(如以SPM申請,需5科包括歷史科成績優等)相等。國陣的競選宣言則要求,SPM歷史科必須及格。
也許在長久以來爭取統考的路上,華教人士已經有心無力,不再堅持執政者無條件承認統考,即使是有條件也就當成是承認了,似乎不想在有無條件上有所糾結。
國陣在字眼上玩了一些花樣,在國語的競選宣言中是“boleh dipertimbangkan”,即可受考慮之意,讓人質疑其誠意。
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和華總會長丹斯里方天興皆認為,官方文件中的“boleh dipertimbangkan”可視為”認可”或”承認”,因此華社不必糾結于字眼。
這樣的說法,除了國陣成員黨和支持者買單,沒有多少人認同。何況這是一份競選宣言,其可信度有限,加上使用這種模稜兩可的字眼,著實難以取信于人。
漂亮的謊言技巧
國陣首次把統考議程列入宣言內,這是前數任首相,包括現為希盟領袖之一的前首相馬哈迪未曾做過的事,勉強說,國陣是有一些進步,但它始終不願在競選宣言中直接表達承認,讓人失望。
馬哈迪說過,國陣一直不承認統考,主要擔心開罪右派馬來人而失去選票,如今他所在的希盟還未執政,或可不擔心這方面的問題,至于一旦執政是否可以辦到,則是另一回事,反正法律對競選宣言不具效力。
毋庸置疑,國陣和希盟雙方都在消費統考課題,以爭取或穩定更多華人票,希盟上台后會否兌現承諾還是未知數。國陣再執政即使食言,也有“可以考慮”的字眼護航,能用任何理由搪塞。
雖然競選宣言的可信度是疑問,但即使是謊言,也該說得漂亮些,這種政治宣言更應該糾結于字眼,才能“騙”得選民信任。

本文于2018年4月12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2018年4月5日 星期四

雪柔吉丹有變數?

雪柔吉丹4個州屬的選情本就有些不確定因素,選區重劃在國會通過后,更提高這些州屬換人做做看的可能。

國會是以129票對80票通過選區重劃;經此一劃,98國席邊界有改變,選民大幅被移動,另外,有40個國州選區易名。
其中,雪州受影響最大,國陣欲借此次機會重奪雪州之心,不言而喻。
選區重劃並不涉及增加選區,因此可在國會中以簡單多數票方式通過。這之中的奧妙在于以“乾坤大挪移”,改變選區邊界以移動選民,雪州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政權出現變數。
至于行動黨視為來屆大選前線州的柔佛,該黨看似使用上屆大選飛象過河和政治明星效應的方式,調派更多該黨政治明星南下,試圖攻下更多國陣堡壘區,打開國陣政權缺口。
然而,希盟成員之一的行動黨,在雪州面對選區重劃的挑戰時,把許多大將從雪州調至柔佛,是否會因此顧此失彼,或兩頭不到岸呢?
馬來海嘯還是未知數
柔州和彭亨一樣,一直是國陣堡壘,雖然上屆民聯突破一些缺口,但當地鄉區馬來選民是否會形成希盟口中的馬來海嘯?還是未知數,而且巫統已把火箭塑造成反馬來人形象,鄉區馬來選民或對火箭有不少顧忌。
吉打這個州屬過去兩屆大選都在變天,這屆雖是國陣執掌,但在馬哈迪主力進攻之下,加上該州人民不擔心求變的心態,相信是比雪州更充滿變數。
從308到505大選,吉打人民讓兩線制在該州完美呈現,這一屆大選是否又上演政黨輪替執政此州,確實值得“期待”。
東北部吉蘭丹州政權也出現變數,伊黨和民聯分手后,不只失去華人票,黨主席哈迪阿旺親巫統的做法,似乎讓不少支持者有意見。由另一個角度來看,哈迪阿旺似乎並不在意丹州執政權,甚至提出可與巫統共同執政的想法,增加丹州政權易主的可能。
綜合來看,在雪柔吉丹四州之中,雪吉二州變數最大,丹州居次,柔州政權易手的幾率再次之,但這四州的選情肯定是來屆大選的看點。

本文于2018年4月5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72%雜物包括作業簿

教育部公佈的2017年小學生書包重量研究結果中,指學生書包的課本和作業本(Buku aktiviti)的重量占28%,72%重量是其他物品,如水瓶、飯盒、過多的文具、練習簿、作業簿(Buku kerja)、漫畫書、非依據時間表攜帶的書本,及書包本身的重量。

這個研究的調查方式,不知是以何種形式進行,以及是否官員親自調查?抑或只是要求校方安排一些學生作為調查樣本而已,令人對這項調查有許多問號。
從教育部列出的雜物種類來看,作業簿(非作業本)也在雜物之中,而這些作業簿是否就是佔了72%雜物中的80%或以上呢?
學生帶的雜物應該有限,不管是漫畫書、水瓶、飯盒或文具,不太可能比書本和作業簿還重,因此,教育部指的雜物占72%的說法,著實耐人尋味。
或者從把作業簿歸類為雜物這一點來看,還是有其積極面,這或多或少證明作業簿屬于雜物,校長不應規定學生和家長購買這些雜物,只要使用書本和作業本就足矣。
家長應積極反應
學生依照課程表帶書或和作業本,加上非作業簿的雜物,書包再重也是有限。而且像水瓶、飯盒等東西,都不應視為雜物,而是學生用來解渴充飢之用。
再者,學生對校長和老師有敬畏之心,一些學生可能擔心帶漏書本或作業簿,老師會責備或懲罰,因而寧願有殺過沒放過,全部帶了再說。
這個問題需要家長和老師一起解決,家長對于上低年級的小孩,需要不定時為孩子檢查書包,確保沒有帶過多書本;老師應該友善地提醒忘了帶當日上課課本的學生,如果學生一再出現相同狀況,應致電提醒家長關注,而非只是責罰進而讓學生擔心出錯而帶上所有書本。
針對教育部的研究,不認同的家長應該採取積極反應,可以為孩子書包內的書本和雜物(包括作業簿)分別秤重,或者將之分類拍照,把這些資訊電郵至教育部或向家總反應,讓教育部和校方明確知道此項研究是否有待商榷。

本文于2018年3月22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