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9日 星期五

一馬商店失敗與重生

一馬商店2.0近日登場,負責經營1.0版本的著名零售企業邁汀(Mydin)控股,近日其董事經理阿里爾阿里接受英語電台訪問時表示,當年注資經營此店的想法太天真。
他提出數項事實。首先是該企業因此虧損超過1億令吉,其次是政府以1億令吉購置一馬商店產業,但不負責業者以折扣價出售貨品后的虧損,其三就是國人可能沒錢消費,以及背后過于龐大的物流費壓垮一馬商店。
邁汀是國內著名的廉價超市集團,其分行在國內各地人流量不弱,以廉價和批量購買聞名,經營得有聲有色。但是,該企業當年為協助政府抑制通貨膨賬而注資一馬商店,卻落得虧本收場。
如今,政府使用原有的商店,再招攬不同的商家合作。至于一馬商店1.0業者的損失,看來就只能當成是投入大海中,眼不見為淨了。
就經營廉價超市而言,邁汀是成功的例子,會在一馬商店栽跟斗,其過于龐大的物流費值得關注。
一馬商店屬于便利超市模式,其盈利方式依賴高度密集渠道,以及高效的物流配送壓低運營成本,並且提供新鮮且高品質產品,以保證較高的毛利率。
從大馬數家便利超市連鎖店的經營模式來看,它們還提供附加價值服務,如各種充值和繳費服務、增加商店的便利程度和顧客粘著度,以融入社區生活。一馬商店相較其他便利超市,某些物品價格或有優勢,但其便利程度確實有所不及。
對商品沒信心
此外,首相納結在為一馬商店2.0開幕時指出,國人似乎比較傾向于購買有品牌的產品,因而未來一馬商店將售賣更多不同品牌的產品。
一馬商店1.0內有不少商品包裝是以一馬商店標志出現,消費人似乎對這些商品沒有信心,即便其價格低于其他品牌商品,也少人問津。
政府的一馬商店概念出發點不錯,但實際執行方式過于天真,以致一馬商店1.0失敗告終,期望政府看清一些事實,從中改善經營問題,讓一馬商店2.0版本有好結果,不會以“好天真,好傻”收場。
本文于2018年2月8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誰在關心教師的精神健康?

最近接二連三發生教師疑因壓力輕生和情緒失控事件,不禁讓人懷疑教師的工作是否已經被迫變質,以致他們承受過多不必要的壓力。
全國教師專業職工總會表示,如果教師遇到超出工作範圍的要求,可向該會反映,由后者向相關校長協商,他們也會保護投報者身分。
校長在學校權力最大,如果遇上沒有商量余地的校長,試問有多少教師敢反映自己苦處?能不擔心自身成為校長針對的對象嗎?
即使老師向上述單位投訴,也未必能夠解決問題,掌控學校的校長大概可以猜到投報者身分,屆時表面上願意協調處理,背后會不會秋后算賬就難說。
縱觀目前老師承受壓力的來源,相信與教育部、校長和家長三方面脫不了關係,這之中,校長又是老師最大的壓力來源。
首先,教育部推行積效制度有其積極面,但這種方式更像是官僚作業,或只是在滿足官員向上頭交報告的工作,因而官員往往要求校長讓教師完成許多非必要的報告,卻徒增老師負擔。
同時,不少家長是成績至上擁護者,孩子的成績表現可能成為他們向老師施壓的原因,增加教師的工作壓力。
校長接到來自教育局的指示后,向下指示教師完成;又有一些校長,為迎合不少分數至上家長的要求,可能藉機與書商和各相關 商家建立利益鏈,逼學生購買不必要的作業簿或課外讀物,教師則成為銷售員和收賬員,向家長收取費用。
把氣出在孩子身上
教師的工作本來就是教導學生學習課本內容,但在教育部、校長和家長的壓力下,反而要兼備各種功能,所受壓力可想而知。
有些老師在種種壓力下,沒有抒發情緒的管道,可能一時失控把氣出在孩子身上,引來許多指責;一些人則未能控制情緒而向周遭的同事發作。有者鬱鬱寡歡,最終鑽牛角尖走上輕生之路。
如果老師不願配合校長的指示,成為校長的針對對象,觸發累積下來的負面情緒,也可能選擇走上絕路。
在現在的失衡教育環境中,教師尤其是在華小執教鞭者,精神健康應受到社會人士關注,教師不只是像三文治,更像雙夾層的漢堡包,受到教育部和校長魚肉。
本文于2018年2月1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2018年1月26日 星期五

伊黨當心顧此失彼

伊斯黨聲稱要在大選上陣130個國席,並放眼以簡單多數票優勢組成政府,只能說,夢想是偉大的,現實是殘酷的。
該黨與民聯決裂后,基本上已失去城市票源,或只能用遊擊方式,在鄉下地區和巫統爭奪鄉區票;但它也只有在老巢吉蘭丹有這種作戰能力,相信不易與巫統抗衡。
伊黨與其做白日夢枉想執政中央,不如專心顧好吉蘭丹的票源,避免巫統有機可趁,趁著后聶阿茲時代,奪下丹州政權。
伊黨在上屆大選,在民聯配合下,共奪下丹州32個州議席,公正黨則有1席;以巫統為首的國陣拿下12席。
 兩個陣線看似相差21席,但得票率相差不遠,民聯得票率達55.26%,國陣是44.62%,相差僅10.64%。
伊黨勝出的選區,其中17個,即超過總數的一半,只以1000多張或以下多數票勝出──有5個地區少于1000票,這之中又有2個選區少于500票。
因此,伊黨看似比國陣所得席位多出一半,但它的大半選區並不牢固。如果該黨與巫統談不攏競選協議,以致巫統下場,加上土團黨或誠信黨的衝擊,最終得利的可能是巫統。
巫統未與伊黨結盟
以目前巫統對伊黨的態度來看,巫統看來只是放煙霧彈,並沒有想要和伊斯蘭聯手打江山,它甚至垂涎丹州的政權。
 巫統並未與伊黨正式結盟,只是伊黨主席哈迪阿旺一直向巫統示好,后者也只是“禮貌”回應而已。
當大選來到,要是巫統向伊黨表示大家公平競爭,共同的敵人是希盟,然而卻又全力爭奪丹州州席,到時伊黨便在丹州背腹受敵。
如今,伊黨誇下海口說要打130個國席意圖執政,但可能顧此失彼,令丹州陷危。又要和希盟對著干,巫統這個老謀深算的政治玩家,豈能不掩嘴偷笑呢?

本文于2018年1月25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