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7日 星期四

督学真的不见了?

教育部究竟有没有废除华小督学和华文科督学?如果根据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的说法,教育部并没有废除这个职位,只是重新规划人员架构。
 华小督学一职从第32和第34级调升至第44级的小学助理总监,华文科督学则从第41级升至第44级的语文科助理总监。张念群说,早于2016年前朝政府时期,已有华文科督学使用新的头衔负责华文科事务。
 换言之,华小督学和华文科督学职调升后,职称更动,同样是负责相关事务,只是提高入职标准要求,即必须拥有更高等级的老师或副校长,才能成为督学或助理总监。
 张念群声明此次是各源流督学和各语文科重组,并非只有华小和华文科。然而,由于缺少华小和华文科的职位字眼,难免令人担心会由不谙华文或非华裔出任这两个职位。
 以华小督学和华文科督学为例,如果教育部安排不谙华语或非华裔担任此职,即能让人清楚发现其不同。反之,没有了语文注明识别就不易即刻发现。
 教育部或许可在各相关小学和语文科助理总监职衔后面,注明其所负责的语文和小学源流,解除非国语流源,尤其是华教工作者的忧虑。
 最重要的是,身在教育部的华裔副部长应时常关注这些职位的人事调动,避免有小拿破仑胡作非为,随意把不适合人选调动至非国语源流的小学或语文科当助理总监。
负责华校三机构活动
但是,这个职位真的如此重要吗?在教育部的行政架构中并无“督学”一词,它实际上的工作是视察教学的“视学”,着重的是留意学校的教学与学术进展。
前朝政府当政时,负责华文教育的马华高官刻意将督学定调为负责华小师资调派、在州教育局协调华小正副校长调派与升迁、巡视华小确保行政操作无问题、负责华小投诉与纷争、协调州教育局与华校三机构的活动与问题的角色,华校督学才得以华丽转身。
相较教育部原本赋予的视察教学角色,不管称它为督学或小学助理总监,其职能并没有多大改变,只是由于新职称失去华小或华文科字眼,才引起不必要的争议。

华小何以外求电子行政系统?

随着华小正课内收费电脑班被停止后,有华小声称由于电脑公司连带不再免费为学校提供行政系统,以致影响雪隆区大部分华小的行政运作。

消息指20年来,华小在使用电脑公司提供的越来越简化行政系统,如教师们的签到系统,已从打卡系统升级至指纹系统等。
家总主席黄华生表示,教育部在多年前已向小学提供电脑行政系统,国小和淡小一直没出现行政瘫痪问题,为何只有华小使用外包电脑公司提供的行政系统?
随着科技发达,以及教师工作量增加,教师能够使用电子系统,减轻工作负担,无疑是一件好事。如果政府已提供相关系统,华小就应使用它,而非选择电脑商提供的外包行政系统。
华小方面若发现政府提供的电子行政系统有所不足,技术方面未能加速教师行政工作,应向教育部反映,以解决问题。校方可建议教育部使用适合的系统,而不应外求。
教育部方面必须针对相关投诉作调整,不能因自己所提供的电子行政系统有待改善,便怪罪校方行政效力不足。
如果华小选择外包系统是与正课内收费电脑班有挂钩,而后者却是教育部所不允许的,华小执意使用前者,便可能抵触教育部条例。
政府已在国小和淡小推行电子行政系统,至今并未发现任何大问题,华小不使用政府提供的电子行政系统,难免令人怀疑是否牵涉不当利益问题。
不应要家长付钱
从华小家长角度来看,如果校方使用外包系统,又向家长收取所谓的行政系统费用,就更加令人不解。因为小学属国家免费教育,不应要家长付钱。
当然,新政府上台后,教育部应严谨审视小学电子行政系统需要改善或提升与否,除了减轻教师的工作量,也避免有人与外包商家勾结,假公济私。
此外,我国的小学,只有华小方面不断与电脑商有不寻常的合作,国小和淡小却几乎没有,甚至偶尔见到国淡小有行政人员因收受利益被控上庭,华小却近乎没有学校行政人员“出事”,让人不禁啧啧称奇。

不一样的惊讶

槟城高庭于9月3日宣判,槟城时任首长林冠英被控滥权低价买豪宅及女商人彭丽君被控教唆案,双双无罪释放,反贪会和首相马哈迪纷纷感”惊讶”。

随后,总检察署审讯与上诉组主任拿督莫哈末哈纳菲亚指出,撤销提控是他的个人决定,与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无关。
林冠英低价购屋案是中途撤案,而非经过审讯后栽定无罪,这看来不仅不能洗脱其嫌疑,也让人对于控方,尤其是总检察署方面的行动出现质疑。
反贪会惊讶于此案撤案,因为这并非该会提出的要求;换言之,反贪会或许并不认同撤案。反而,有权力提控的总检察署要求撤案,那当初它为何要让此案进入审讯程序呢?
人民期望,此案撤案的真正原因,与换政府之后总检察署的人事变动没有任何关系,否则这将让人民感到我国的提控程序是双重标准。
民众心中出现问号
林彭案的控状之一是指林冠英于2015年7月21日,以身为公共机构官员身份,在知道他和彭丽君在公事上有关系的情况下,以低于市价427万令吉的280万令吉向后者购屋。
此案让人联想起于2000年至2008年担任雪州大臣的基尔的“基宫案”,他因于2004年12月23日以350万吉购入低于市价650万令吉的地段和豪宅,于2010年被控上庭。
最终,莎阿南法庭于2011年12月23日宣判基尔贪污罪名成立,入狱12个月,并充公其豪宅为政府资产。
如今,林彭的低价购屋案因总检察署在案件进行半途,以搜证不足为由撤案,除了让人惊讶,也让人联想到当年的基宫案的判罚,民众心中或许会出现许多问号。
如果基尔看到今天林彭案撤案,再回想自己的铁窗岁月,不知会不会想要唱一首《我们不一样》:“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我们不一样?虽然会经历不同的事情?……。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