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5日 星期四

雪柔吉丹有變數?

雪柔吉丹4個州屬的選情本就有些不確定因素,選區重劃在國會通過后,更提高這些州屬換人做做看的可能。

國會是以129票對80票通過選區重劃;經此一劃,98國席邊界有改變,選民大幅被移動,另外,有40個國州選區易名。
其中,雪州受影響最大,國陣欲借此次機會重奪雪州之心,不言而喻。
選區重劃並不涉及增加選區,因此可在國會中以簡單多數票方式通過。這之中的奧妙在于以“乾坤大挪移”,改變選區邊界以移動選民,雪州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政權出現變數。
至于行動黨視為來屆大選前線州的柔佛,該黨看似使用上屆大選飛象過河和政治明星效應的方式,調派更多該黨政治明星南下,試圖攻下更多國陣堡壘區,打開國陣政權缺口。
然而,希盟成員之一的行動黨,在雪州面對選區重劃的挑戰時,把許多大將從雪州調至柔佛,是否會因此顧此失彼,或兩頭不到岸呢?
馬來海嘯還是未知數
柔州和彭亨一樣,一直是國陣堡壘,雖然上屆民聯突破一些缺口,但當地鄉區馬來選民是否會形成希盟口中的馬來海嘯?還是未知數,而且巫統已把火箭塑造成反馬來人形象,鄉區馬來選民或對火箭有不少顧忌。
吉打這個州屬過去兩屆大選都在變天,這屆雖是國陣執掌,但在馬哈迪主力進攻之下,加上該州人民不擔心求變的心態,相信是比雪州更充滿變數。
從308到505大選,吉打人民讓兩線制在該州完美呈現,這一屆大選是否又上演政黨輪替執政此州,確實值得“期待”。
東北部吉蘭丹州政權也出現變數,伊黨和民聯分手后,不只失去華人票,黨主席哈迪阿旺親巫統的做法,似乎讓不少支持者有意見。由另一個角度來看,哈迪阿旺似乎並不在意丹州執政權,甚至提出可與巫統共同執政的想法,增加丹州政權易主的可能。
綜合來看,在雪柔吉丹四州之中,雪吉二州變數最大,丹州居次,柔州政權易手的幾率再次之,但這四州的選情肯定是來屆大選的看點。

本文于2018年4月5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72%雜物包括作業簿

教育部公佈的2017年小學生書包重量研究結果中,指學生書包的課本和作業本(Buku aktiviti)的重量占28%,72%重量是其他物品,如水瓶、飯盒、過多的文具、練習簿、作業簿(Buku kerja)、漫畫書、非依據時間表攜帶的書本,及書包本身的重量。

這個研究的調查方式,不知是以何種形式進行,以及是否官員親自調查?抑或只是要求校方安排一些學生作為調查樣本而已,令人對這項調查有許多問號。
從教育部列出的雜物種類來看,作業簿(非作業本)也在雜物之中,而這些作業簿是否就是佔了72%雜物中的80%或以上呢?
學生帶的雜物應該有限,不管是漫畫書、水瓶、飯盒或文具,不太可能比書本和作業簿還重,因此,教育部指的雜物占72%的說法,著實耐人尋味。
或者從把作業簿歸類為雜物這一點來看,還是有其積極面,這或多或少證明作業簿屬于雜物,校長不應規定學生和家長購買這些雜物,只要使用書本和作業本就足矣。
家長應積極反應
學生依照課程表帶書或和作業本,加上非作業簿的雜物,書包再重也是有限。而且像水瓶、飯盒等東西,都不應視為雜物,而是學生用來解渴充飢之用。
再者,學生對校長和老師有敬畏之心,一些學生可能擔心帶漏書本或作業簿,老師會責備或懲罰,因而寧願有殺過沒放過,全部帶了再說。
這個問題需要家長和老師一起解決,家長對于上低年級的小孩,需要不定時為孩子檢查書包,確保沒有帶過多書本;老師應該友善地提醒忘了帶當日上課課本的學生,如果學生一再出現相同狀況,應致電提醒家長關注,而非只是責罰進而讓學生擔心出錯而帶上所有書本。
針對教育部的研究,不認同的家長應該採取積極反應,可以為孩子書包內的書本和雜物(包括作業簿)分別秤重,或者將之分類拍照,把這些資訊電郵至教育部或向家總反應,讓教育部和校方明確知道此項研究是否有待商榷。

本文于2018年3月22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不能隨便叫家長當助教

教育部發佈“家長或監護人及社區人士成為課堂志願者”指南,讓家長可與教師同班輔助教學;學校是否執行此方式,則由校方視需要而定。
現代教師工作繁重,除了需要教學,還有一堆非教學工作要兼顧,如果這項計劃有系統和良好的執行,有助減輕老師教學負擔。
然而,這項指南給人最大的疑問是:為何交由家教協會負責遴選家長來協助老師教學?
教師皆是由師訓出身,對于教學已有一套專業的概念和程式,但由家教協會負責遴選家長,是否過于兒戲呢?
過去,已有一些校園,發生非教職人員如臨教和外人在校內騷擾或侵犯學生的先例;因此,沒有經過恰當系統所選出來的助教,確實會讓人擔憂他們可能出現問題。
其實,在一些設有特殊教育班的學校,已有類似助教協助特教老師的例子,看似執行得不錯,但這些助教並非由家教協會挑選,而是受過一定訓練。
教育部讓家長擔任老師助教的計劃,並非不可行,但它需要先設立一個訓練和評估方式,並且由各州縣教育局執行,讓有興趣的家長參與一些短期課程,之后再評估他們是否合適,才將他們安排在班上協助老師。
教育部不應該為了方便而把挑選家長擔任老師助教的權力,隨意下放至家教協會,而是現在就應該擬定一個良好的助教培訓計劃。
需具備能力或技巧
無可否認,應該有不少有空余時間的家長願意協助老師教學,但是空有熱誠未必辦得了事,愛心和熱誠只是動力,真正要做好事情,還是需要具備相關的能力,或者經培訓后獲得的技巧。
教師在教學時能有一兩個助手協助,將可以更好的教學,傳授知識給學生,如果來了一位熱心協助的家長,卻一直幫倒忙,成為學生的潛在危機,那就大事不妙了。
有需要家長協助老師教學的學校,應該清楚向教育部反應這些問題,不能因為要省卻培訓家長的麻煩,而賭上了學生在學校的安全。

本文于2018年3月15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