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4日 星期四

向提早州選說不以后

隨著檳州首長林冠英宣佈,由于未獲得希盟友黨公正黨的同意,因而該黨不再堅持提早州選的建議,這意味著擾攘了近月的提早州選話題劃下句點,但也多了一些變數。


從民眾的反應來看,檳州提早州選的呼聲,贊成一方多數來自檳州華裔選民,他們的選票流向相當明確,即是給予受他們萬千寵愛的林首長十足支持。

但是,對于行動黨友黨公正黨而言,提早州選是冒險,因而要求以增加一兩個議席作為提早州選條件;然而,行動黨的立場就是必須先認同提早州選,才能與友黨談論議席分配,這種強硬作風讓人沒有談判的餘地。

從另一個角度來,不提早州選合乎公正黨黨員的意願,不必冒著失去更多議席的風險,同時有更多時間為下一屆大選準備。

但是,公正黨無法認同檳州提早州選的結果,或已踩到了行動黨,尤其是檳州首長的尾巴,加深雙方的歧見,為下一屆大選合作留下疑問。

公正黨目前左手牽著希盟,右手拉著伊斯蘭黨,原因之一不外是擔心失去雪州執政權;檳州不是公正黨強區,也不是由他們執政,拒絕州選潛意識中似乎在向伊斯蘭黨發出可繼續合作的訊息。

公正黨向檳州提早州選說不以后,未來大選希盟三加一的合作形勢也有了一些變化;誠信黨與行動黨的合作日見緊密,后者與公正黨的分歧越來越大,來屆大選公正黨和伊黨攜手攻雪州,放棄與行動黨聯手的幾率大為提升。

目前,伊黨在吉蘭丹形勢有利,雖然會失去華裔選票,但或無阻該黨繼續在丹州當獨霸一方的楚霸王;伊黨想要得到以華裔為主的檳州,或只有等待鐵樹開花才行,但在雪州若與公正黨聯手,並非不可能再次拿下雪州。

公正黨在檳州的形勢不容樂觀,行動黨只要和誠信黨稱兄道弟,可能下一屆就會與公正黨“分手”,讓“新歡”誠信黨攻打所有公正黨的州議席。

屆時,公正黨在權衡得失之下,或寧願與伊黨攜手以保住雪州政權,希盟隨之瓦解,大馬的政治版圖不再雙分天下,加上老馬的新政黨若是崛起,大馬政治形勢進入“戰國春秋”群雄並起的時代了。

2016年7月3日 星期日

學校應公正處理家長投訴

教師專業職工總會(NUTP)指出,學生家長透過社交媒體投訴疑涉及校園事端的老師,使民眾對教師出現負面印象,讓教師受困擾和校譽受影響,負責任的教職員心靈因此受創。
從教育角度而言,對具有責任心的教職人員,我們應致予最高敬意;如果出現不負責任者,應對之秉公處理,揪出害群之馬,教育部和校方不能只是包庇他們。
一直以來,學生家長因校園事端到校投訴,卻沒有得到公正處理的事件,時有所聞,一校之長或以查無此事或息事寧人為由,草率處理家長投訴,一些家長也擔心孩子遭到校方針對,只能作罷。
然而,網絡時代讓投訴無門的家長,有了申訴管道,他們透過網絡寫出自身和孩子遭遇,以此向校方施壓,求問真相。

教專不應只看到家長透過社交媒體投訴校園事端的負面部份,反之應考量為何學生家長在網上投訴,是否校方已妥善處理任何家長投訴?或者校方並沒有慎重看待投訴,家長才轉而在網上發表不滿?
再者,校方不應以影響校譽為由,試圖平息任何投訴,這類不公平做法才是影響校譽,並且激起家長不滿。
網絡發達時代,更讓紙不包不住火,校方若能公正和適當處理所有校園事端的投訴,家長沒了怒火,就不會花時間到網上發牢騷。校方的公平名聲建立起來后,家長會更願意與學校好好溝通。
教育孩子才是重點
如果說學生家長針對校園事端的投訴,令有責任心的教職員心靈受創,一些家長的心靈,可能也因為得不到校方公正處理事情而受傷;因此,最好方法就是校方公正處理投訴,則家長就不會想要在社交媒體發表“心聲”。
校譽不是最重要的事,教育孩子才是重點,如果扮演教育角色的學校無法公平處理事情,家長和校方對立,互相指責,讓孩子從中體驗“面子”至上,這些未來主人翁自然有樣學樣。
校方認真看待所有家長投訴,家長將會給予學校百分百支持,這是一種循環因果,反之,雙方就要展開一場你來我往的投訴大戰。
*本文于2016年5月19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2016年7月2日 星期六

砂州人讓憎恨政治失效

砂拉越州大選成績,讓人看見砂州人選擇不接受憎恨政治,不受西馬反對黨煽動,願意給阿德南領導的州政府再多5年機會。
西馬在野黨的拿手好戲之一,就是制造憎恨氛圍,影響選民理性,這在各種外在條件,如當經濟不佳或 心人心思變時最為有效,2008年和2013年的全國大選證明這種方式可行。
在2011年砂州大選,反對黨採用這種方式制造“白毛效應”,讓砂州許多華人把票投給了反對黨;然而,今年砂州大選,砂州首長阿德南的政績贏得不少砂州人認同,反對黨對這名首長如老鼠拉龜,無從下手。
反對黨只能以全國議題如消費稅和一馬發展公司等打選戰,未有提出讓砂州人感同身受的願景,最終成績遜于上屆。

砂州人愛阿德南,即使反對黨試圖抹黑阿德南的個人形象,但得到的卻是反效果,冷靜的砂州人不接受這一套。
慎防重復老路
反對黨在砂州受挫后,支持者在網上謾罵砂州人,后者群起反擊西馬的反對黨,尤其是火箭的盲目“粉絲”,反映出砂州人深知自己做出選擇阿德南領導政府的決定,並非失去理智;但是,火箭“盲粉”的舉動,卻把西馬反對黨“培訓”出來的憎恨政治,發揮得淋漓盡致。
阿德南雖然贏得了砂州人的心,但必須慎防重復國陣在前三屆全國大選的老路;2004年全國大選,新上任的首相阿都拉一些政策贏得人民期待,國陣在大選中以狂風掃落葉的方式打跨反對黨,卻在2008年大選受到重挫,那是選民對于當政者失望和未能兌現諾言的憤怒反應。
這次砂州大選的成績,並不是砂州人民對國陣領導的中央政府給予肯定,而是對阿德南給予委托而已,除非國陣政府採用阿德南的套路來治國,不然全國選民依然會在下屆大選請國陣政府“吃鱉”。

*本文于2016年5月13日,刊登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