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聯伊、反伊、反阿茲敏?

公正黨副主席拉菲茲吹響黨內反伊號角,倡儀開特大議決表明“聯伊”或“反伊”立場,為公正黨和伊斯蘭黨關係做個了斷。


看來拉菲茲已經忍無可忍,受不了公正黨與伊黨眉來眼去的曖昧關係,不要這種無言的結局。
公正黨與伊黨的糾纏難解,與現任署理主席兼雪蘭莪州務大臣阿茲敏脫不了關係。當初該黨的“加影行動”要讓旺阿茲莎從補選獲勝中當州務大臣,當時還在民聯的伊黨卻成了絆腳石。
伊黨最終成功支持阿茲敏任州務大臣,這個大恩阿茲敏內心應該非常感激,現在即使盟黨與伊黨為敵,他也沒有對伊黨說過狠話。


對阿茲敏而言,伊黨對他有恩,對安華而言,阿茲敏是其忠誠支持者,從前者在巫統到落難都在身旁,沒有背叛過他。
當初阿茲敏在伊黨扶持下上位,安華也許有些意見,但可能有感于他對自己的忠心,以及既然妻子無法代替自己掌權,讓一個忠心的支持者上位也無不可。
事實上,忠心的人未必適合當領導者,或只適合當老二或執行者;而且這類人掌權后,是否能有良好的視野和領導能力帶領團隊,著實是個未知數。
從現有情況來看,阿茲敏在政治上的能力和魅力皆有限,黨內的拉菲茲能力看來不亞于他,或有過之而不及,安華女兒奴魯的魅力更是凌駕他之上。
尋找有勇氣的人帶領
在處理希盟、公正黨與伊黨的關係上,阿茲敏可說是處理得一團糟,已為自己埋下定時炸彈,這一次拉菲茲引爆聯伊或反伊的課題,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安華當初默許阿茲敏上位,可能是“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的決定,但當時並非無其他人選,只是安華或基于阿茲敏的忠心而沒有過多異議。
大選即將來臨,公正黨與盟友間的關係也因伊黨變得不協調,原本就以揭露真相著稱的拉菲茲,豈會忍下這一口氣,隱瞞黨內真相?
而且,拉菲茲在黨內反伊一旦成功,潛在議程可能也是否定猶如阿斗劉憚的阿茲敏的領導,該黨可能在大選前重新定位誰才是安華的接班人人選,尋找有勇氣和能審視全局的人帶領公正黨。

體罰學生的界線

教育部副部長拿督張盛聞指出,州教育局將會根據教育部的標準作業程序,對付沒有根據教育部規定來體罰學生的老師。


事緣檳城一名老師毆打學生,以及雪州八打靈再也一名代課老師向學生“飛椅子”和掌摑學生事件,引起大眾對老師處罰方式的爭議。
個人相信,對12歲以下的小孩,我們給予愛的教育之餘也要輔以適當的體罰,大前提是老師須對事不對小孩或家長,該罰才罰。
筆者的孩子亦曾遇上遭老師掌摑一事,投訴至學校的副校長時,疑有關副校長袒護老師而令事件沒有下文。


 最終投訴至該校時任校長,才得已適當的處理此事。
個人百分百贊成老師以籐鞭體罰(打手心)調皮不聽話、上課不專心的學生,但不是以掌摑孩子的方式。
 老師是學生學習的榜樣之一,如果老師掌摑學生,難保學生之間不會有樣學樣。
況且,老師掌摑學生時,如果不幸傷及學生耳部或眼部,造成其聽覺或視覺出現問題,這個責任需由校方還是老師負責?
你有壓力,我有壓力,誰都有壓力,特別是身為一名作育英才的老師,更需要適當的調整自己的情緒,才能真正展現為人師表的樣子。
現代老師工作繁重,不只是教書而已,校方要求家長購買過量作業簿,不只增加家長的經濟負擔,孩子也因為有做不完的作業而壓力重重,老師也成了受害者,需要要求學生做完作業和批改作業。
因此,老師的壓力不小,加上現代小孩也不是普通的調皮,老師可能一時情緒失控下了重手。
 但是,身在其位就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不管任何行業都是如此,當然包括肩負教育孩子責任的老師。
直接向校長反映
同時,家長應負起監督校方的責任,當發現有老師向自己或他人的孩子施以不適當體罰時,應直接向校長反映,或在校方不處理時,向教育局投報。
至于教育部和屬下各教育局官員也要負上責任,因為他們要求老師需要出席許多看似不必要的課程,以及處理不知所謂的報告,增添了工作量,或也是壓垮教師情緒的最一根稻草,教育局應當反省是否有必要要求老師負責這些報告和出席過多課程。

10+5是美夢或春秋大夢?

林吉祥的10+5方程式可改朝換代?這是美夢抑或春秋大夢?


經過2008年和2013年兩屆大選,在野的民聯變成希盟,走了伊斯蘭黨,來了誠信黨和土團黨,在野聯盟的變化,足以拍成一部電影或電視劇。
希盟重要人物之一林吉祥說出“10+5方程式”,想當然爾有其研究根據,也存在這種可能。
從行動黨與伊斯蘭黨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到近年后者與眾友黨“衰(帥)到分手”,引發的各種政治效應,對照林吉祥提出的方程式,改朝換代或只是一場“春夢”。


如果選民仍維持著2013年時的心態,林吉祥提供的方程式確可能改朝換代;但是,近4年來一些巫裔選民和非巫裔選民心態似乎已有一些轉變。
上屆大選已有一些巫裔選民回流國陣,砂勞越州選和西馬的補選,非巫裔選民也有回流的跡向,這或成了下一屆大選的暗流。
希盟眾政黨和伊黨的關係拉拉扯扯,火箭和伊黨勢不兩立,公正黨不間斷向伊黨拋媚眼,誠信黨雖然是從伊黨分裂出來,但在355條文事件上,也沒有正式宣示反對立場。
期待美夢一切順利
至于土團黨,在“老狐狸”政治人物馬哈迪的領導下,看似騎劫了希盟的一部分管理權;而且,老馬叛出巫統,是否已能再吸引許多巫裔選票,著實是個未知數。
再看華裔選票方面,上屆大選后,坊間華裔已出現一些不滿希盟,尤其是行動黨的聲音,只是未知行動黨是否充耳不聞。
印裔選票定向似乎不難捉摸,只要國陣向前者許多一些承諾,印裔大多數選票或又回到國陣。
林吉祥的10+5方程式,未知計算這些因素與否?如果林吉祥期待的情況出現,但同時間另外有10%巫裔和5%非巫裔選票倒流國陣,一切可能又回到上屆大選情況。
在檳城人瘋迷“神”的情況下,反對黨極可能會繼續穩坐檳州釣魚台,但希盟的雪州政權失去伊黨護航,加上若流失一些巫裔選票,政權不無回到國陣手上的可能。
只能祝福希盟粉絲們,在林吉祥10+5方程式的美夢中,一切順順利利。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