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日 星期四

大馬無奈成為棋盤

金正男在大馬遇刺事件,讓我國再次當上國際新聞主角,也考驗我國外交和執法單位的能力和效率。
對上一次考驗我國在國際關注下的應變能力的,是2014年的MH370和MH17事件;如今與上次不同的是,這是一場可能涉及特務暗殺,並且牽扯相關國家政治爭鬥的考題。
金正男在我國國際機場遭人殺害,由于他是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的哥哥,除了牽動朝鮮和韓國的神經,因可能涉及特務暗殺,讓整件事情變得諜影重重。
我國執法單位在事件發生時,似乎不願及早透露事件,直至韓國媒體率先曝光新聞;由此可見我國可能是在小小翼翼處理此事。
日韓方面對此事件高度關注,相信各有心思;韓國和朝鮮長期對立,前者欲藉這個機會贏取一些優勢,日本則可能想在這個事件中,給予韓國或朝鮮一些衝擊,在這事件中有著不尋常的積極。
至于傳言中,一直在中國本土暗中保護金正男一家人的中國政府,似乎並不願意直接插手此事,但金正男的兒子金韓松的動向和安全出現狀況,該國可能也不會袖手旁觀。
在這種形勢里,金正男在我國身亡后,我國成為一個大棋盤,韓朝三國在這個棋盤上博奕,日本或是扮演另一個身分未明的棋手,相信中國在必要情況下,也可能在后方下指導棋。
朝鮮方面,從其駐大馬大使急于開始領屍,到近日對我國“破口大罵”,指責我國與其敵對勢力合作,整個動作意圖越來越指向金正男的死與朝鮮方面有關。
若處理不當形象受損
我國執法單位根據法律和程序進行驗屍和調查工作,朝鮮理應沒有任何異議,但大使氣急敗壞的想要領屍,之后又指此死者非金正男,讓人看了不禁莞爾和疑竇重重。
金正男兒子金韓松還未出現,朝鮮大使館急于領屍和表明不會承認我國驗屍報告,是否表明其中當有一些不可告人的隱情?
在金正男事件上,我國無奈成為一個棋盤,相關國家在此博奕,如果我國最終處理得當,或會贏或國際上的稱許,反之,我國形象可能再一次遭受打擊。

誰是毒瘤還是未知數

馬六甲行動黨市區國會議員沈同欽連同另3名黨內州議員,有感該黨已變質和乖離早期政治理念,對該黨失望和失去信心,宣佈退黨。
沈同欽直言現在行動黨為了倒首相,把其他事都擱置一邊,將計時炸彈放在黨內。另一邊廂,前首相敦馬哈迪承認,他曾為了對抗行動黨及因著選舉策略所需而妖魔化行動黨,形容該黨為不顧馬來人命運的政黨。
就在行動黨領導者形容沈同欽4人為毒瘤時,老馬的一番真心告白有“畫龍點睛”之效,似乎把毒瘤和計時炸彈,耐人尋味的連結了起來。
行動黨和以敦馬為首的土團黨稱兄道弟,令黨員有所不滿已是不爭的事實,最高領導們一再否認這樣的合作沒有違背黨的最初理念,確實讓人大開眼界,不知是否已完美詮釋“睜著眼睛說瞎話”?
如今老馬坦承當初抹黑行動黨,未知未來雙方的關係,會否如周星馳電影對白說的“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待雙方再反目時,老馬又再指稱當初的抹黑是真心話?
行動黨黨員和不少人認為老馬只是想推翻納吉,才與行動黨結盟,而為何只有行動黨最高領導和其“鐵粉”們,相信老馬是真心合作呢?
雙方的結盟像是建立在薄弱的基礎上,只要一方取得想要的好處,隨時便來一個回馬槍,翻臉不認人,相信到時會有一番好戲上演,雙方又重新對峙,重演行動黨和伊斯蘭黨的政治戲碼。
唯有黨領導視而不見
另一方面,在上兩屆大選支持行動黨的選民,經過這一次“毒瘤事件”,是否已開啟了另一個視野呢?自己所支持的政黨,與曾經大力攻擊這個政黨的政敵合作,引發黨內亂像──他們手中一票,是否已搖擺不定?
從老馬向在野黨伸出橄欖枝開始,公正黨和行動黨內部已出現不同聲音,尤其后者出現的爭議聲音更甚,老馬則老神在在大打友情牌,讓懷疑其誠意和目的人,恨得咬牙切齒。
老馬是政治高手,為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並且能屈能伸,如今屈身與在野黨合作,將來達到目的,相信亦能伸展腰身,把承諾拋諸腦后,這一點,行動黨黨員已在憂慮,唯有黨領導視而不見;哪一方才是毒瘤,還是未知數。

華小是誰人的收費站?

地庭日前宣判一名淡米爾學校校長,因接受食堂業者4400令吉賄吉需監禁8個月;另一邊廂,家總就某華小向學生收取消費稅一事發聲,向關稅局投報。
印裔校長收取賄金,受到了應有懲罰,反觀華小,收費文化已根深蒂固,如果說沒有涉及賄賂問題,學校管理層人員皆潔身自愛,或已可成為聖人。
華小各種的收費名堂,如近期某校推出的學生早回須付費領早回證、電腦班收費、作業簿等,層出不窮,令人眼花繚亂,嘆為觀止。
在政府教育體制下,所有中小學皆得到政府的行政撥款,發展撥款則視不同情況而定,意即華小日常開銷已沒有問題,如果要有特別發展,才相對比較困難。
華社已積極響應各種華校籌款和捐獻活動,按理華小應有一筆適合簡單發展的資金,不應再向家長收取各種費用,增加家長經濟負擔。
然而,不同華小依然不間斷出現各種收費名堂。作業簿和電腦班已是不會遭反貪會或教育部質疑的收費大戶,其他各種拉七雜八的費用也層出不窮,難道華小是教育大道上的收費站?
以早前某華小發生的收取早回證費用為例。如果該校一意孤行實行此制度,也不應向學生收取費用,只要學生向校方申請早回,學校從電腦和印表機中印出一張允准早回信件給學生,不就解決了問題嗎?為何要花錢制作早回證?保安人員應該也懂得看信吧?
給收費文化一記重錘
華小收費文化涉及貪污問題與否,早已引起不少人關注,只是教育部和反貪局一直沒有動作,令人相當不解。當教育部鼓勵有疑問的家長通過正式管道舉報,卻又沒有任何適當回應和動作,華小這個教育大道收費站,相信可像高速大道收費站公司般,繼續“延長合約”。
如果要給華小收費文化一記重錘,家長們必須站起來,反擊和投報各種不合理的華小收費,並且積極出席華小家協會議或成為理事,共同監督校方的收費文化!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