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0日 星期一

科技詭異百變難設防!-- 高科技已經響起警鐘…

  科技可以助人,也可以殺人或傷人,這種雙刃劍的道理,老生常談,用在科技發展上尤為傳神。
 007系列電影,也仿彿是科技的代名詞,電影內的種種工具,已逐漸在生活中實現;鋼筆能發子彈,手電筒是軍事武器,照相機是槍械,這一切以科技來掩飾,絕非不可能。
 個人一直覺得,人類在發展科技的同時,無限度地前進,最后造成一次又一次的輪迴,留下來的傳奇故事,例如乘風而行的神仙、神話故事中各種不可思議的情節,或許正是上一代人類遺留下來的片段記憶。
 此外,也像《哆啦A夢》漫畫內的情節,科技發展到一個高速時,就像魔法一樣,可以百變,運用在生活的各種事物。
 也許,正是上一代人類科技過度發展,才造成人類滅亡,殘留的上一代人類,記述下的“神仙”(科技)記憶,而讓這一代人類有著幻想,並且去實踐它。
 科技發展到了某個地步,或許我們已不需走路,穿上可操控自如的鞋子,心念控制就能離地飛行,這是多么便利;然而,科技的反面卻也增加武器的殺傷力,並且能夠掩飾得很好,可能藏在手指內,就能發射令人致命的激光,也給人類帶來煩惱,甚至滅亡。
 人類的創造力不會僅此而已,科技的發展將向正反兩方向高速前進,當武器以生活用品出現時,也許正是它對人類響起的警鐘。

2012年12月7日 星期五

網中尋侶求得幸福?-- 網上有更多試愛機會…

   每21位會員,就有一位找到結婚對象,這是台灣“愛情公寓”社交網站的紀錄,似乎也說明了,網絡戀愛方式已逐漸融入大眾的生活。
 這個社交網站提供網絡戀愛方式的不同之處,在于找到可以嘗試虛擬同居或虛擬試婚的平台,這對于未婚男女來說,也不算是一件壞事,甚至可以幫助他們確認自身想要的對象,以及變愛方式。
 當然,已婚者想要搞虛擬婚外情,出了什么問題,就是在自找麻煩。
 以前風行交筆友的時代,也有像網絡交友的惡評;說白了,這兩種方式,就戀愛角度而言,可能只是一個平台,關鍵在于人心和對愛情的態度,無關對錯。
 現實生活中談戀愛,也有人遇上愛情騙子,更何況是未曾謀面的社交方式;如果懂得善用這些平台,戀愛才是重點,找到能相伴一生的人,並非奇事。
 人類越來越多,科技也越來越發達,從相識、相知到相愛的方式和過程,自然也不會只有寥寥數種;在網上找一個愛情管道,其實有更多“試愛”的機會,不管男女,利用科技的方便,好好尋找自己的伴侶吧!
 如果,從前的盲婚啞嫁都可以是一種傳統,網戀比前者更適合,至少有得選擇,不受強迫,合則來,不合則分,最重要的是基于不欺不騙的原則。
 網戀的時代已悄悄降臨,雖然它或許未必會取代現實生活的戀愛方式,但確會是一個好的開始,當網戀成熟轉入見面,一樣可以讓愛情火花四射,找到自己的幸福。

此文已于2012年10月21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副刊I遞版Blog客議會 

2012年11月14日 星期三

婚宴的目的是什么?

  出席他人婚宴,至今為止,依然是個人最不想出席場合的“三甲”,即使知交好友,個人也覺得能免則免; 當然,紅包不會少,只是不想出席這種場合。

  我不知道從前的華人擺婚宴,是否就是親朋好友相聚的良機?猜想是當時的交通工具不便利,通訊不發達,藉此機會溝通。
 
   演變至今,變成了面子問題,尤其是第二代和第三代華人,宴會越風光,越有面子,越花錢,越和有排場,臉上的光就更刺眼。

   兩口子的事情,從籌備到結束,一定會有爭拗,有的還可能因此結不成婚,分手收場。
 
   為的是什么,就兩個字──面子!

   現代的婚禮,與其說是尊重傳統,倒不如說是把一些不必要繁文禮俗的複雜化;不就是公告知交, 兩口子大喜,卻要勞民傷財(不只是勞自己的民,傷自己的財,還要勞別人的民──動用他人時間,傷別人的財──根據市場行情給紅包)。

    婚宴是更大的問題,出席者安安穩穩的坐著和吃著倒罷了,喝醉酒者醜態畢露,自己失禮也失禮別人,婚宴的意義也因此大打折扣。

  個人覺得,因為一場婚禮,花費過鉅,負擔不必要的債務,只是為一時的爽和面子,卻沉重許久,根本不必要。

   而且,婚宴即使是宴請親友,卻有意無意間要求根據自己的婚宴規格給紅包,這也失去了祝福的意義。

   按婚宴請的意義,就應該規定客人不給紅包,而是自己掏腰包請客,紅包不是因為婚宴,而是祝福新人的小小新意。

    個人覺得,旅行結婚最佳,不必花費別人的時間和金錢,兩口子又可以把錢省起來,一起去度過最甜蜜的時光,這些美好的記憶,總好過婚宴籌備過程中發生的齟齬,而留下不好的美憶來得佳。
  
    真要宴客,就和雙方家長、好友吃個飯,聚一聚即可,再發一封信或電郵,告訴大家你們結婚了,接受祝福,但勿必不用給紅包。

    量入而為的婚禮,才是愛的表現,以面子來考量的婚禮,說的不中聽一句,可能因為虛有其表而使婚姻留下難以磨滅和不必要的細痕。

      結婚是兩口子的事,雙方家人也無需過慮和過問,養育是父母的責任,敬孝是一種美德,但不是用婚禮或婚宴的風光程度來決定的。

     有錢人呢?更加應該不擺婚宴,把這筆錢省下來,捐給需要救助的人,或設立一個基金會幫助他人,這比辦一場豪華且沒有意義的婚宴,來得更有意義。




2012年10月28日 星期日

又唱又跳,有爽沒有錢

 藝人的表演版權一直是灰色地帶,當創作人和唱片公司從版權獲利時,純粹只是唱歌沒有創作的歌手,並沒有版權費收入!

 其實,大馬在這方面領先其他國家一步,早有音樂演藝者版權單位(PRISM)為藝人提供保護,只要成為會員,該單位就會代收演藝表演的版稅,先決條件是該藝人的表演必須是錄音作品,即被收錄在專輯中發行,當有單位播放有關歌曲,藝人也可從中獲得版稅。

 然而,它並不包括上載至網絡的影音作品,或是未收入在錄音專輯的作品。全球大部分國家的演藝版權,也面對這種情況,有者甚至沒有演藝者版權,歌手唱紅一首歌,卻不是詞曲創作者,就沒有版權費收入。

 PSY大叔的版稅收入只有9萬5000令吉,看來只是來自他的創作,而非又唱又跳(重複跳“騎馬”舞應該很累,只是爽到卻沒版稅拿)的表演版權 費。YouTube四億次的點擊紀錄不能當飯吃,版權費無處可收;除非是電視台或公共單位播放他的MV,因為是錄音版權,才有收入。 

 如果PSY沒有加入韓國藝人版權組織──FOKAPO,基本上表演版權收入這一塊等于零,它只能靠私人邀約的表演活動收取表演費用。反觀大馬的表演者版權單位滿不錯,PRISM一千多個藝人會員,都獲得表演者版權的保障。 

 藝人外表風光,如果半紅不黑,收入沒有太大的保障,反而是創作人,擁有歌曲版權直至創作者死后50年;藝人的版權只約束在作品出版50年之內。如果不趁歌曲大受歡迎時收取版稅,就只能期待其他歌曲大紅,增加作秀和邀約籌碼了!

此文已于2012年10月21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副刊I遞版Blog客議會

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奧巴馬和羅姆尼,誰能贏?

在克林頓為奧巴馬站台后,我原本覺得奧巴馬或有機會輸掉,但隨著這一次看法改觀了。

克林頓的魅力不只是外表,而是他治國的能力,當年在醜聞下還是過了彈刻一關,就能顯示他的能力。

奧巴馬近四年來,只能說表現不過不失,一屆四年看治國成效,未免言之過早,只能說是政策正在發酵,8年后才論斷比較準確。

羅姆尼的情況,我覺得並不樂觀。共和黨看來還未有較為特出的人可以和民主黨媲美,而羅姆尼的表達和政見也不怎樣,相信美國人多數會給奧巴馬多一屆的機會,只是票數必然會下滑,像台灣馬英九蟬聯的情況。

克林頓幫了奧巴馬一個大忙,相信已穩定不少票源,現在奧巴要做的是吸取更多遊離票和跑掉的票。

在我看來,奧巴馬蟬連應該問題不大。

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

渴望和祈求

  能量這回事,是比較科學的說法;這與思想有關,也關“發射頻道”的事。
 
   近兩三年,接觸不少關于能量的人和事,也探索和思考許多,發現:那不就是長久以來,大家一直在做著的事嗎?只是現在形容得所謂比較"科學"而已。

  我相信,能量,那是思想的力量。

  渴望源頭,祈求是行動;我渴望,所以我祈求。

   人的思想無限力量,有些事真的只有:做,就對了,然后,等待答案。

2012年10月2日 星期二

堅持與固執

 我認為人需有原則,那是一種堅持,絕不是固執,或者只用自己的標準去衡量一切。

 堅持,在小于和大于之間,即是底線和上限,憑個人對原則的要求。

 過于吹毛求疵,凡事不能誤差分毫,在研究工作上,或可以理解;在待人處事,以及生活應對中,只能用台灣人說的"龜毛"形容,挑剔一語敝之。

對于這樣的人,初識之后,謝謝再聯絡;工作上,下一次謝謝不要再合作。

也許,這就是人與人不同性格的地方,對方認為是在糾正(其實只是表達方式不同),只好說:"多謝指教",背后的意思是:下次請不要找我。





2012年9月6日 星期四

經過,才懂...

  以前,聽見有人提自己的經驗或經歷,會這么說:“年輕人,我可是吃盬比你吃米多。”
  年少氣盛時,即使口裡不說,心裡暗忖:“那你還不咸死?”
  歲月,像一個人生的過濾網,把傲氣過滤一些,把不服過滤一些,把不平過滤一些,把鼻氣過滤一些,把夢想過滤一些,把米飯和盬過滤一些,種種種種,都過滤一些。
   從消極的角度去看,就是磨去不少“底氣”,也像是磨了志氣,變得什么會思考多一些。
   但,積極面是:你知道什么才是人生,不是什么都意氣用事,不是什么都消極以對,總會有一些方式,適合解決問題。
   也許,會吃虧一些,失去一些,哀傷一些;但是,心裡上的平和與滿足,會讓人更輕鬆一些,快樂一些,而不是揹著一股氣在身上,情緒失去了方向。
   說回吃盬和吃飯這回事,按道理說,習慣吃飯的人,再怎么吃盬,都不可能比吃米多;明顯的,那是一種心態上的認知,而非現實的詮釋,這也是一種智慧,用一種看似不合邏輯的話,說出一種領悟和道理。
   虛心的人覺得那是一種道理,心虛的人,用自己的道理詮釋這種道理。

   經過,不只是經過,它的同義詞是過程和領悟;人生本來就是在于過程,結果,大家基本都沒有不同。


*圖片取自

2012年9月1日 星期六

要不要,不是能不能...

  關丹獨中的問題,看得大伙金睛火眼,有些細節,非局內人或熟悉操作人能懂,但懂得人說了之后,有人不去參考,還要再大作文章,睜眼說瞎話。
  背后的議程,知者知之,不知者不知之,這就成了有人可以操弄的地方。
  這個問題,對某些人來說,是要不要,而非能不能;對另一些來卻是能不能的問題,並非要不要。
    如果,只是得到一間輕易就能申請到的私立中學,而不是獨立中學,大伙為何要去費勁爭取,出錢出力,最后是間私立中學?
   這裡有一些非常精彩的分析文章,深入淺出,該說的都說了,分享之。
  

第61所独中乎?——论关丹中华中学 

http://ccw5521.blogspot.com/2012/08/61.html

  

2012年7月27日 星期五

孩子幾歲才可有手機?---疼小孩是懂得分輕重…


 幾歲的小孩才適合帶手機?我的答案是:小孩都不適合帶手機!18歲或中學畢業以后才適合,如果自己能夠賺錢,才擁有手機更佳。
 現代手機的新功能,越來越不適合小孩攜帶;父母給小孩手機的理由,不外是方便聯絡和隨時知道小孩行蹤,但是否因為這兩項理由,而把更多小孩不適合帶手機的因素排除在外呢?這只會因小失大!
 手機的輻射對小孩有不小影響,常玩手機遊戲會影響小孩的視力;帶手機上學會干擾其他同學;擁有和沒有手機的同學之間會互相比較;亂打電話浪費父母的錢……這些都可成為不讓小孩帶手機的理由。
 現代家長以為寵愛孩子就是疼愛,買手機給小孩這件事尤為明顯。別家小孩有手機,我家小孩沒有,就是丟臉?
 寵愛日久成溺愛,疼愛是懂得分輕重和是非,包含教育和管教,不能因為小孩投訴他人有自己沒有,就盲目跟從。事實上,父母應讓他們知道小孩不適合帶手機的原因。
 小孩雖也有人權,但不是濫用人權,就像匪徒說打搶也是他的人權一樣,強套似是而非的道理。
 把面子放下,把比較心放下,放下無謂的擔憂,用更恰當的方法解決問題。當你用這些角度看小孩是否適合帶手機,就可能會有不同的決定了。


*此文已于2012年7月8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副刊I遞版Blog客議會

2012年6月24日 星期日

談車─Exora

  駕了Exora半年,體驗它的各種情況后,現在來分享一下。
  2010年末,就已計劃要出一輛新車,因為舊有的Saga aeroback已十一年,雖然性能還不錯,不過隨著家庭成員增至六人,考慮需要換一輛車子。
  Grand Livina、Alza和Exora都在考慮之列,經過近一年的觀察和搜索資料,最后還是選擇了Exora,原因如下:
  1)車身寬大
  2)價格合理
  3)冷氣夠冷
  4)車內第二排和第三排座位都有冷氣。

  Grand Livina是出名了省油,但車身不大,第三排沒有冷氣;Alza車身不夠大,座位只有第一排有冷氣,最后都被排除在外。
   汽車外表不會是我的首要考量,以實用為主,因此最后選了Exora。

牙箱(變速器)選擇
   決定后,考慮到Exora車身大,拿自動變速器(Auto 牙箱)車款,一定會很耗油,而且從網上各論壇Exora車主的分享,亦是如此,加上自己比較喜歡手動變速器(Manual牙箱),就拿了當時的Exora M-Line(當時是分B, M , H Line三種,引擎都是CPS,現在則加了Bold, Prime等款,引擎也有CPE可以選。)。
 H Line最高,有飛機翼和DVD機,比M Line多8樣東西,都是我覺得可以不用,所以選了M Line。
 B Line則是沒有Sport輪和座位第二排沒有冷氣(第三行有),以及沒有Reverse Sensor。

車身顏色
  車身顏色選擇白色,許多人覺得這個顏色難照顧,我也覺得是這樣。但一位我訪問過的大馬發明家(省油方面)告訴我,淺色,尤其是白色,停放在烈日下,油的蒸發量會比深色車少5至10%,而且車內不會"焗"住太多熱氣。
  
    目前,為止,對于這輛車的性能和功用屬于滿意,而且其多用途功能發揮得很好,一家人出遊都很適合。

備注
   不過,提醒一下,如果你的家庭人口不多,只是三、四人,而且不擔心冷氣問題(Proton最強的就是冷氣,下雨天開著最小冷氣都會冷到受不了),Grand Livina是比較值得,Alza也不錯。
   如果,你考量的買車條件和我一樣,那自然鼓勵你用Exora。

 

2012年5月5日 星期六

有用和沒用的批評

最近,在看著Julia Cameron的一本書,提到關于批評。

她說:"有用的批评最后留给我们一片拼图,让作品更加完整。没用的批评给人难堪和羞辱,内容模棱两可,夹带人身攻击,不分对错,不负责任的批评让人完全没有收获。 "

批評別人,就只一張口說就可以,天馬行空、天花亂墜、滔滔不絕、口若懸河,甚至說得過火些,還可“為所欲為”。

攻擊,是最好的防守;攻擊,因為自身有弱點,而以攻擊掩飾不足;批評別人總是很爽的,因為把自己放在一個高位,認定對方的不足就該被批評。

批評,對我來說,有用的定義是一種提醒和建議,這種批評夾帶著的是溫暖和正面的能量,不止讓自己看到不足之處,也使自己想要努力修正。

惡意的評批,負能量激起對抗的心理,即使口頭不說,內心卻是不忿和不安。

許多智者和思想家告訴我們,可以從任何的批評認識自己,不管有用和無的批評,只要思想上懂得去思考,都有可取的。

這是一種個人修為的升華,需要學習和毅力。

但,總愛批評的人,是否更應該學會被批評呢?也許,正是因為他們不懂得虛心受教,才會把自由由當愰子,做出許多不負責任的批評。

正面和負面的語言,能量都不小,但我更相信多用正面的角度去說話和評論,才會創造和帶來更多美好的事;這不是盲目的說好話,而是選擇以更好的方式面對和處理事情。


*圖取自

2012年4月15日 星期日

原則與價值觀

去年十月份,因工作需要上了三天的《高效能人士七個習慣》課程,才真正瞭解原則和價值觀的分別。

摘錄去年報導的一部份:
“有一艘船在夜間海上航行,水手向船長報告遠處有細微燈光,懷疑是另一艘船迎面而來。”
于是,船長向對方打訊號燈,要求對方改道,誰知對方也提出相同要求。
這激怒了頗有聲望的船長,以訊號燈向對方表示:“我是某某船長,請你改道!”。
未料,對方的回應竟然使船長改換航道,原來對方的回應是:“這裡是燈塔!”
麥健喜(大馬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推動者兼中文版課程協調員)指出,船就是價值觀,燈塔就是原則,當價值觀不符合原則,就需要調整價值觀。
原則的定義就是指放諸四海皆準和不辯自明的自然法則,而且它是永恆不變和客觀存在,以及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也許,有人會認為,原則不能當飯吃,有時還是需要向現實低頭,以價值觀為考量。

我不否認有時價值觀會主導許多決定,但更多時候只要知道自己的原則所在,即底線是什么,並不會過度影響價值觀。

這半年來,每當碰上一些重要決定,我都以原則為根本,確實許多事情可以做出更堅持的決定,不受其他情況影響。

例如,駕駛臨近交通燈時,交通轉黃,就放慢速度,準備停下。

這本來就是駕駛者該做的,而且也是交通規則。但許多駕駛者卻是黃燈就準備最后衝刺,猛踩油門。如果前方有人停下,還會猛按車笛表示憤怒。

有時我會因為后方有車跟著,而不好意思不在黃燈時衝過去。現在,清楚自己原則是安全駕駛,黃燈準備停下,保障自己和其他公路使用者的安全,我會放慢速度和停下,即使后方車子抗議我黃燈不衝過去,我也不會理會。

這只是其中一個學習,還要學習的還很多。

對于《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課程,我有些小體會和感想,希望下來可以陸續分享出來。


*圖片取自

2012年3月31日 星期六

雞飯

好吃的雞飯和炒飯不容易找,兩者都算是簡單易做的食物,但要好吃真的考功夫。

這裡吃談雞飯。有機會才說說炒飯。

我住的附近有一攤雞飯檔,老闆的功夫相當到家,不管燒雞或白雞,都有自己的一套。

最初,他是在一家小販中心經營,兩三年前不知何故,突然沒做了;替代他的年輕雞飯老闆,除了功夫不及,服務態度雖不算差,但沒有前者親切,最終也換了人做。

這位雞飯好手今年開始回到小販中心附近經營,可樂壞了以前的顧客,即使只在較偏僻的角,客人依然絡繹不絕。

我不是美食家,不知如何把它的雞飯形容得如何好吃,只能說是一種就是想要回頭去吃的感覺。

我吃過不少不好吃的雞飯,有的甚至難以入咽,但為了飽腹,硬啃下去,雞肉干的好像少了許多水份,多數時候是因為沒有選擇才會叫來折磨自己。

掛著正宗海南雞飯的招牌,有時也只是不過爾爾,但這位老闆不管他是不是海南人,在雞飯這事上,肯定有一手。

他的另一個殺手鐧是親切。我吃到一些好吃的雞飯,如果老闆是那種鼻孔朝天向人,或是好像一副別人欠他很多錢的樣子,再好吃我都不會再光顧。

我比較講求態度,如果對方手藝只是爾爾,不至于難以下咽,我還是會選擇回去光顧。

有時候,態度真的能改變許多事。一個人的態度源自心態,心態源自自己的原則,如果只是想賺錢而服務不好,我想也難以取得太大的成功。

從這位雞飯檔檔主身上,我不只吃到滿意的雞飯,也學習到他的精神──該有的態度。

2012年3月17日 星期六

尊重是良藥

對某件事,某個人,與別人有不同的觀點,若從“自己才正確”的角度去評論,就會出現互相討伐或 爭議。
尊重是解決這類情況的良藥,不同意和表達自己的看法,只要對事,不對人,不論斷是或非,只是討論,反而更能贏得尊重,甚至贏得相反意見者,經不受侮辱或指責條件下,思考另一種可能,而從反對意見變支持,或者共同找出第三方案。
評論,不是攻訐或任意的辱罵或訕笑,提出不認同的原因,給出自己的意見,對方認不認同是另一回事,也不需要對方認同,自己沒有包伏,對方也沒有壓力,不是更好嗎?
說話,其實也算是一種能量,負面或尖銳的說話態度,你無法接受,別人又怎能接受?
尊重,口說不難,實踐起來是一門學問。

圖片取自:http://pica.nipic.com/2007-06-16/200761616919505_2.jpg連結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