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實而不華辦教育

不少華小常向華社籌款,發展校內硬體設施,但教育部副部長拿督張盛聞指時下一些華小偏向追求華而不實,且無法惠及學生的校內設施,甚至有華小建了富麗堂皇的禮堂,但學生上課使用的桌椅非常糟糕。

董總主席拿督劉利民指這類偏向追求華而不實的校內設施的華只佔少數,並且強調校方能提供學生良好硬體設備雖是好事,但增添實用的設備更為重要。
避免華而不實設施
我國有1千298間華小,華社對華小的捐助往往都不留余力,甚至一些公益組織或企業,也出資協助華小硬體發展,即使一些小型華小,其設備也不落人後,基本設施齊全,甚至優于不少華小。
長久以來,華社對華文教育有著難以割捨的責任,只要華小或獨中有發展上的需要,華社皆一呼百應;但華小理應珍惜和善用這些捐款,應避免出現華而不實的設施,讓華社的捐款失去了意義。
家總主席黃華生認為學校應該也專注軟體發展,提高學生素質和讓學生快樂學習,才是學校優先考量範圍,這或許是現在華小董家教和校長更應該考量的方向。
華麗的禮堂、一些偌大的體育場地或先進的硬體設備,看起來或讓學校變得有面子,但如果不能善用這些設備,或者並不實用,等同浪費華社的捐款。
禮堂、體育場地或先進設備動輒數十萬至上百萬令吉的建築成本,如果建成後使用次數不多,就無法發揮其價值;此外,先進設備的教育用途,如果只是在某些時候使用,就不值得華社浪費這些錢。
把心思放在教育
華小擁有素質良好的桌椅和課室內的其他設施,基本上已為學生製造良好的學習條件和環境。一旦得到來自華社更多捐款,能夠建立較佳的禮堂或體育場地等硬體設備,就應讓它成為可以“金蛋”的母雞,減少依賴華社的捐款,減輕華社的負擔。
以吉隆坡洗都中文華小的王岳海禮堂為例,能夠成為社區內喜歡使用的舉辦活動或宴會的場地,增加學校的收入,並回饋學校的各種發展,才是善用學校的硬體。
如果華小的基本設施已經達標,學生已可以快樂學習,就不應再向華社尋求過多捐款,校方或董家教不如把心思放在教育部分,讓老師發揮他們的教學能力,讓家長不再有捐款壓力,讓學生好好學習。
本文于2017年10月26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做足安全,網付可以很安全

國際市場研究機構凱度TNS(Kantas TNS)的調研顯示,大馬網民不相信他們在網上看到的一切,也有39%大馬人拒絕使用手機付款。
大馬媒體及通訊委員會指出,我國僅有26%國人曾使用電子銀行進行網上轉賬,他們擔心所使用的上網設備遭駭客入侵,寧可使用銀行提款機轉賬付款。
大馬網上消費和購物經過十餘年發展,目前擁有成熟的數碼生態系統,上網人數也日益增多,同時購物網站也如雨后春荀成立,但為何人們對網上消費的安全仍有所保留呢?
手機傳送TAC認證密碼
就目前網上消費安全而言,付費方式已經達到一定的安全水平。十余年前使用信用卡網上消費,時常出現遭人盜取資料,之后遭盜刷的情況;時至今日,在網上使用信用卡或電子轉賬,用戶的資料讀取都是繞過商家而直達銀行伺服器,大為減少用戶資料失竊的可能。
並且,數年前推出以手機傳送6位數TAC認證密碼的方式后,網上消費的保安進一步受到保障,這是因為只要用戶沒有輸入這些數字,就無法完成付費程序,駭客不易盜用用戶的信用卡或電子銀行付費。
在網上消費其實頗為安全,不安全的反而是用戶不知如何保護自己的上網設備,如電腦、平板電腦和手機的安全,才是網上消費的最大隱憂。
在電腦方面,許多用戶礙于安裝防毒軟件或防火牆過于麻煩,或者某個程度上影響電腦操作速度,而不願安裝這些安全軟件,以至讓駭客有機可乘,在電腦內置入木馬病毒,從中取得電子銀行或電郵密碼,造成戶頭被竊。
需提升網上設備安全意識
此外,電腦用戶使用電郵或電子銀行時,未使用虛擬鍵盤(On screen keyboard)輸入密碼,如果駭客在用戶電腦內置入木馬病毒,就可輕而易舉取得密碼,然后入侵這些賬戶。
目前,手機和平板電腦擁有極大的隱憂,因為許多用戶不愛安裝防毒軟件,以減少駭客入侵的機會,因此就有可能成為受害者;不少這類用戶可能擔心受害,進而選擇不使用手機消費。
總括而言,以目前網上已有保障的保安系統,加上用戶自身願意安裝防毒軟件,相信他們已能安心的在網上消費和付費。用戶若提升自己的網上和設備安全醒覺意識,就無需過度擔心網上付費不安全的問題。
本文于2017年10月19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201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誰把問題藏在儲物櫃?

“不能把作業簿作為教學重點”──教育部副部長拿督張盛聞這項談話擲地有聲,但另一邊廂,他又鼓勵華小在課室增放儲物櫃,為華小書包“瘦身”,似乎並不是對症下藥,反而為華小學生和家長製造了另一個問題。
張副部長去年在全國收集華小作業簿書單發現,華小生的一些科目作業簿多達8本,學生需使用拖拉式書包,甚至比行李箱還跨張的6輪式書包。
以上這些發現並不是近幾年華小生才面對的問題,近20年來都在不斷重覆,只是各時任教育部華裔副部長似乎未曾正視,至于現任教育部副部長能關注這個問題,一定程度上證明他有在“做工”。
我們不知道歷任教育部華裔副長的孩子是否在華小上學?或者他們孩子的書包並不重于其他學生,或是有特權可以不用帶許多作業簿上學,才會延至今日才有副部長指出作業簿教育的存在。
如今,華小生書包過重的問題找到了關鍵所在,即是作業簿過多,但為何要孩子把書本和作業簿放在儲物櫃呢?
一般學校都不允許學生把書本或作業簿留在抽屜內,以免學生在家無法複習或完成作業;如今在華小班上設立儲物櫃的作法已自相矛盾,表面上似是減輕了孩的書包負擔,卻沒有解決作業簿過多的問題。
書包過重迎刃而解
一般小學的科目並不多,而且每天上課科目約介于五六科左右,華小生只要依照時間表收拾書包,加上每科一本的作業簿,書包應不會過重;而且,教育部規定小學低年級不允有太多科目有作業簿,只要華小方面嚴格執行這些指南,華小生書包過重的問題,應能迎刃而解。
事實上,在華小增設儲物櫃需要向華社和家長募款購買儲物櫃,反而增加了華社和家長的負擔,這等同在製造更多問題。
如果允許學生把書本和作業簿放在儲物櫃,不如讓他們把書和作業簿放在有抽屜的桌子,不用另外購買儲物櫃。
最重要的是教育部應嚴格要求華小校長執行少量作業簿的指令,不要把華小書包過重問題藏在儲物櫃!
本文于2017年10月12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數碼公司不再「稅稅平安」

隨著數碼內容和服務越來越受歡迎,不少數碼公司成功進入許多國家,當地政府向這些網絡公司征收“數碼稅”已成為一種趨勢。
我國關稅局日前宣佈,一旦成功修改法令,提供數碼內容公司也要支付消費稅,例如在市場上數家提供影視服務的網絡電視台如Netflix、iflix、Viu和dimsum等。
如果政府只向國家民間企業征稅,外來數碼企業卻能因提供數碼內容或服務,不需像國民企業需要支付不同的稅務,讓人感覺不公。
不只是大馬政府認為應向外來網絡公司或數碼公司征收更多稅,歐盟國家也在啟動向數碼公司如Airbnb(民宿)、谷歌、面子書、亞馬遜等網上公司征收“數碼稅”的動作。
以法國為例,網上民宿Airbnb去年向法國繳交10萬歐元(折約49萬7000令吉)稅款,但實際上有1000萬法國人使用該網站,以此數據來看,法國政府國庫真的虧大了。
其他歐盟國家如德國、意大利、西班牙、奧地利和保加利亞皆認同法國的主張,即須按營業額而非盈利向數碼商家征收數碼稅,他們認為,依盈利征稅會讓這些網上科技公司有避開繳稅的機會。
加拿大政府早于今年初就已開始計劃向Netflix這類提供數碼內容的公司收取更多稅務,務求讓這些外來公司和當地企業支付一樣的稅務。
這是由于該國向國內商家征收銷售稅,但數碼企業卻不需付出這些稅務,使得該國國內數碼服務價格高于這些海外企業,讓前者處在缺乏公平競爭的不利地位。
雙方無法公平競爭
從消費人角度而言,如果政府向這些數碼商家征收更多稅務,或讓這些企業向消費人調高收費,卻能增加國庫收入。
而且,國人營商繳付稅務時,外來數碼商家商卻不用支付同等稅務,后者就能以更優惠價格吸引顧客,損及本地商家競爭力,雙方無法公平競爭。


像谷歌和面子書這類巨人級的科網或數碼公司,因受各國政府允許進入該平台,他們才能賺取巨額收入,故他們理應向相關國家繳付合理的稅務,否則即是損及該國國庫和在地商家的收入。
本文于2017年10月5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別讓我國變成塔利班

最近接二連三發生“不可思議”事件,讓人看見“月亮”伊斯蘭黨和巫統的合拍,讓非穆斯林看得目瞪口呆。
先是伊黨中委發出啤酒節會使大馬成為罪惡中心的論調、接著是吉隆坡市政局提出“敏感”和“會下雨”等奇怪禁止理由,最后政府和警方祭出“恐襲”的無可拒絕理由,令啤酒節就此壽終正寢,讓人不禁對啤酒的影響力充滿好奇。
同時,柔佛麻坡出現穆斯林專用洗衣店,引起社會議論和一些開明穆斯林人士的抨擊,連柔州蘇丹也對此極度保守行為光火。
近日,吉蘭丹一名打算前往室內足球中心踢球的巫裔男子,因穿著短褲,被當地宗教局以違反宗教條例為由,強制他出席一場輔導活動,若缺席將控上伊法庭。
這三個事件不是個別事件,而是大馬社會日益走向宗教保守的趨勢的反映,也令人憂心,伊黨和巫統如此惡鬥伊斯蘭化下去,我國會嘗到變成塔利班社會的惡果。
越來越多跡像顯示,伊黨和巫統掛在口中的伊斯蘭化不影響非穆斯林的論調,看來只是空頭支票;從喝酒、洗衣到穿短褲都要管,那還有什么不會違反條例的呢?
巫統為爭取更多馬來選票,似乎認定與伊黨搞伊斯蘭化就可以高枕無憂;但是此舉除了已觸動非穆斯林神經線,相信也可能引起更多開明穆斯林,如首相署前部長再益和首相胞弟納西爾的省思,認為這種種行為太過。
伊斯蘭化不可行
大馬屬于多元社會,建國前后人民之間都互相尊重各自的風俗和宗教,巫裔的文化也不算保守,例如當年全民愛看的比南利電影,反映了當時人們的生活方式,由他們的穿著和思想可看出,當時大馬並非一個完全保守的宗教社會。
在時任首相馬哈迪治理下,我國雖然在硬體方面取得一些成就,但保守意識也日漸抬頭,接下來的兩任首相基于政治考量,也向保守方向靠攏,形成今天的局面。
各族人民應對現今的時局省思,在下屆大選中投下明智一票,最重要的是教訓惹事生非的“月亮”,甚至讓這個禍首之一的政黨失去老巢丹州的政權,也讓執政黨知道伊斯蘭化並非治國之道。
本文于2017年9月28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變天戲碼3.0

首相納吉于9月17日當天宣佈,下午4時45分有重大宣佈,結果是過氣巫統人物雪州前大臣丹斯里莫哈末泰益回巢巫統。
外界形容此事是“雷聲大,雨點小”,其實,似乎只有雷聲而已,一滴雨水都沒有下。隨后傳出,原本是泰益和8名雪州執政黨州議員跳槽,故此納吉才會如此大陣仗。
國陣可能是想重施故技,重演2009年霹靂州變天的歷史,讓雪州變天,未料失敗。
2008年9月16日之前,由安華領導的反對黨,也煞有其事的進行“916變天”,最后卻是空雷不雨。
反而國陣成功制造變天奪下霹靂州政權。如今若再重施故技,理論上應該是得心應手,但最后變成大張旗鼓歡迎過氣巫統人泰益回歸,只能說是老貓燒須。
雖然國陣並不承認這次是變天不成,但泰益跳回巫統並非大事,因此傳言本有雪州執政黨議員跳槽巫統,相當可信。
據某網媒的消息來源指出,當一些最高領導發現泰益也是交易的一部分而決定緊急喊停,即是說泰益或是此次巫統要雪州變天不成的禍首,而巫統卻要眾多黨內議員在記者會歡迎禍首回黨,就成了一個笑話。
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要是傳聞屬實,可看 以納吉為首的巫統可能對下屆大選的信心不足,並且希望拿下雪州這個城市型地區的執政權,以期掌控更多政治資源。
巫統或是要複制霹靂州變天戲碼,但是,把泰益這個形象不佳的政治人物牽扯進來,最后還偷雞不著蝕把米變天失敗,或會影響國陣大選選情和奪回雪州政權的幾率。
朝野政黨一向視雪州為兵家重地,民聯于308在伊黨協助下拿下此州,如今伊黨和巫統牽手,來屆大選,雪州是否繼續屬于希盟,已是未知數;但若巫統急于變天奪權,似乎對取得來屆雪州政權也沒有太多好處,可能反而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影響在該州的選情。


可以預見,一旦來屆大選有一些州屬出現微差險勝,朝野或都會開啟上兩屆大選的變天模式,上演更多變天戲碼。

本文于2017年9月21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355法案與啤酒節

伊斯蘭黨中委裡端莫哈末諾在沒有可支持的數據下,便指辦啤酒節增加犯罪率的說法,讓人發現伊黨干預非穆斯林活動的“野心”。
如果這樣的指責是為了增加伊黨推動355法案的籌碼,伊黨似乎是在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馬來社運份子阿茲哈哈倫律師和首相署前部長拿督再益依布拉欣異口同聲反擊,前者更指伊黨不如先管好自己,因為該黨掌管的吉蘭丹州沒辦啤酒節,但該州吸毒案和愛滋病病例高踞全國。
裡端莫哈末諾指大馬可能因辦啤酒節,或讓吉隆坡成為亞洲最大的罪惡中心,但左看右看,丹州的吸毒案情況,或才是直奔“罪惡中心”而去。
德國的犯罪率近兩三年確實上升,但這和啤酒節扯不上關係,反而是和非法移民湧入有關。
根據德國警方的犯罪數據,去年該國暴力罪案增6.7%,毒品罪案增7.1%,違反武器罪案增14.8%,損壞財物罪案增3.4%,侮辱罪案增7.3%,卻沒有數據顯示這和啤酒節有關。
如果啤酒節盛行的德國,未因此成為歐洲或世界“罪惡中心”,大馬舉辦的啤酒節又如何會造成罪案大量上升呢?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伊黨對于啤酒節的矛頭,或是為355法令造勢,意圖激起穆斯林對啤酒節錯誤觀感,以讓更多人支持355法令。
指責或出於政治目的
阿茲哈哈倫指出,伊黨這種做法是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在非穆斯林身上,它一直強調355法令不影響非穆斯林的說法,是一種謊言。
像阿茲哈哈倫和再益這類開明穆斯林視野和觀點,也許就是其他穆斯林應該參考的方向。伊黨這類指責或出于政治目的,期望贏得更多選票,卻忽視了國內非穆斯林的感受。
就如阿茲哈哈倫所說,同是伊斯蘭地區的巴勒斯坦都能夠每年舉辦啤酒節,而不斷強調355法案不影響非穆斯林伊黨,卻在無理的干涉大馬啤酒節,是否已在自打嘴巴?是否還值得其支持者的支持呢?
本文于2017年9月14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禁煙不可走回頭路


近日,馬新咖啡商聯合總會與另3造聯合向首相署提呈備忘錄,希望政府批準業者推出10支裝香煙,以打擊私煙問題。


衛生部于2004年以煙草管制法令,指示煙草公司下架7支及10支裝香煙,14支裝香煙也于2010下架;目前在市場上銷售的是20支裝香煙。
上述4造認為,據衛生部調查顯示,煙民人數已從2011年的475萬人增至2015年的500萬人,顯示杜絕小包裝香煙無助減少煙民,也助長私煙活動。
大馬煙草管制理事會(MCTC)則表示,目前大馬煙民人數並沒有顯著上升,而杜絕小包裝香煙會助長私煙的說法也毫無根據。
衛生部長拿督斯里蘇巴馬念也于日前嚴正表示,該部不會批准售賣10支裝香煙。
以在商言商的角度而言,10支裝香煙比20支裝香煙便宜,銷售量當然較佳;然而,吸煙有害健康已是不爭的事實,政府關心人民健康,以各種方法減緩煙民增長速度,才是正確方法。
《世界衛生組織煙草控制框架公約》第六條指出,價格和稅收是減少煙草消費的有效和重要手段;美國社區預防服務疾病控制專責中心研究顯示,煙草產品價格每提高20%,年輕人吸煙幾率便減少8.6%。
只要有香煙存在的一天,全球任何一個國家或都無法達到零吸煙人數的要求,但還是能以各種方法,來減緩煙民增加的速度或減少煙民數量。
協助關稅局打擊私煙
許多煙民是在青春期染上煙癮,這是減少吸煙人口的關鍵時期。從教育青少年不要吸煙,以至調高煙稅或限制售賣小包裝的香煙,相信是直截了當和有效減少青少年染上煙癮的做法。
衛生部的政策是要減少購買香煙人數。負責打擊私煙的是關稅局,業者應和關稅局聯手,出錢或出力協助關稅局打擊私煙,才能確保有經濟能力購買香煙的人不買私煙並只買20包裝的香煙,才能保障業者的收入。
業者要求衛生部允許銷售10支裝香煙,猶如打開讓青少年墜入煙癮的大門,增加青少年成為煙民的機會,衛生部豈能妥協呢?

本文于2017年9月7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聯伊、反伊、反阿茲敏?

公正黨副主席拉菲茲吹響黨內反伊號角,倡儀開特大議決表明“聯伊”或“反伊”立場,為公正黨和伊斯蘭黨關係做個了斷。


看來拉菲茲已經忍無可忍,受不了公正黨與伊黨眉來眼去的曖昧關係,不要這種無言的結局。
公正黨與伊黨的糾纏難解,與現任署理主席兼雪蘭莪州務大臣阿茲敏脫不了關係。當初該黨的“加影行動”要讓旺阿茲莎從補選獲勝中當州務大臣,當時還在民聯的伊黨卻成了絆腳石。
伊黨最終成功支持阿茲敏任州務大臣,這個大恩阿茲敏內心應該非常感激,現在即使盟黨與伊黨為敵,他也沒有對伊黨說過狠話。


對阿茲敏而言,伊黨對他有恩,對安華而言,阿茲敏是其忠誠支持者,從前者在巫統到落難都在身旁,沒有背叛過他。
當初阿茲敏在伊黨扶持下上位,安華也許有些意見,但可能有感于他對自己的忠心,以及既然妻子無法代替自己掌權,讓一個忠心的支持者上位也無不可。
事實上,忠心的人未必適合當領導者,或只適合當老二或執行者;而且這類人掌權后,是否能有良好的視野和領導能力帶領團隊,著實是個未知數。
從現有情況來看,阿茲敏在政治上的能力和魅力皆有限,黨內的拉菲茲能力看來不亞于他,或有過之而不及,安華女兒奴魯的魅力更是凌駕他之上。
尋找有勇氣的人帶領
在處理希盟、公正黨與伊黨的關係上,阿茲敏可說是處理得一團糟,已為自己埋下定時炸彈,這一次拉菲茲引爆聯伊或反伊的課題,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安華當初默許阿茲敏上位,可能是“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的決定,但當時並非無其他人選,只是安華或基于阿茲敏的忠心而沒有過多異議。
大選即將來臨,公正黨與盟友間的關係也因伊黨變得不協調,原本就以揭露真相著稱的拉菲茲,豈會忍下這一口氣,隱瞞黨內真相?
而且,拉菲茲在黨內反伊一旦成功,潛在議程可能也是否定猶如阿斗劉憚的阿茲敏的領導,該黨可能在大選前重新定位誰才是安華的接班人人選,尋找有勇氣和能審視全局的人帶領公正黨。

體罰學生的界線

教育部副部長拿督張盛聞指出,州教育局將會根據教育部的標準作業程序,對付沒有根據教育部規定來體罰學生的老師。


事緣檳城一名老師毆打學生,以及雪州八打靈再也一名代課老師向學生“飛椅子”和掌摑學生事件,引起大眾對老師處罰方式的爭議。
個人相信,對12歲以下的小孩,我們給予愛的教育之餘也要輔以適當的體罰,大前提是老師須對事不對小孩或家長,該罰才罰。
筆者的孩子亦曾遇上遭老師掌摑一事,投訴至學校的副校長時,疑有關副校長袒護老師而令事件沒有下文。


 最終投訴至該校時任校長,才得已適當的處理此事。
個人百分百贊成老師以籐鞭體罰(打手心)調皮不聽話、上課不專心的學生,但不是以掌摑孩子的方式。
 老師是學生學習的榜樣之一,如果老師掌摑學生,難保學生之間不會有樣學樣。
況且,老師掌摑學生時,如果不幸傷及學生耳部或眼部,造成其聽覺或視覺出現問題,這個責任需由校方還是老師負責?
你有壓力,我有壓力,誰都有壓力,特別是身為一名作育英才的老師,更需要適當的調整自己的情緒,才能真正展現為人師表的樣子。
現代老師工作繁重,不只是教書而已,校方要求家長購買過量作業簿,不只增加家長的經濟負擔,孩子也因為有做不完的作業而壓力重重,老師也成了受害者,需要要求學生做完作業和批改作業。
因此,老師的壓力不小,加上現代小孩也不是普通的調皮,老師可能一時情緒失控下了重手。
 但是,身在其位就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不管任何行業都是如此,當然包括肩負教育孩子責任的老師。
直接向校長反映
同時,家長應負起監督校方的責任,當發現有老師向自己或他人的孩子施以不適當體罰時,應直接向校長反映,或在校方不處理時,向教育局投報。
至于教育部和屬下各教育局官員也要負上責任,因為他們要求老師需要出席許多看似不必要的課程,以及處理不知所謂的報告,增添了工作量,或也是壓垮教師情緒的最一根稻草,教育局應當反省是否有必要要求老師負責這些報告和出席過多課程。

10+5是美夢或春秋大夢?

林吉祥的10+5方程式可改朝換代?這是美夢抑或春秋大夢?


經過2008年和2013年兩屆大選,在野的民聯變成希盟,走了伊斯蘭黨,來了誠信黨和土團黨,在野聯盟的變化,足以拍成一部電影或電視劇。
希盟重要人物之一林吉祥說出“10+5方程式”,想當然爾有其研究根據,也存在這種可能。
從行動黨與伊斯蘭黨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到近年后者與眾友黨“衰(帥)到分手”,引發的各種政治效應,對照林吉祥提出的方程式,改朝換代或只是一場“春夢”。


如果選民仍維持著2013年時的心態,林吉祥提供的方程式確可能改朝換代;但是,近4年來一些巫裔選民和非巫裔選民心態似乎已有一些轉變。
上屆大選已有一些巫裔選民回流國陣,砂勞越州選和西馬的補選,非巫裔選民也有回流的跡向,這或成了下一屆大選的暗流。
希盟眾政黨和伊黨的關係拉拉扯扯,火箭和伊黨勢不兩立,公正黨不間斷向伊黨拋媚眼,誠信黨雖然是從伊黨分裂出來,但在355條文事件上,也沒有正式宣示反對立場。
期待美夢一切順利
至于土團黨,在“老狐狸”政治人物馬哈迪的領導下,看似騎劫了希盟的一部分管理權;而且,老馬叛出巫統,是否已能再吸引許多巫裔選票,著實是個未知數。
再看華裔選票方面,上屆大選后,坊間華裔已出現一些不滿希盟,尤其是行動黨的聲音,只是未知行動黨是否充耳不聞。
印裔選票定向似乎不難捉摸,只要國陣向前者許多一些承諾,印裔大多數選票或又回到國陣。
林吉祥的10+5方程式,未知計算這些因素與否?如果林吉祥期待的情況出現,但同時間另外有10%巫裔和5%非巫裔選票倒流國陣,一切可能又回到上屆大選情況。
在檳城人瘋迷“神”的情況下,反對黨極可能會繼續穩坐檳州釣魚台,但希盟的雪州政權失去伊黨護航,加上若流失一些巫裔選票,政權不無回到國陣手上的可能。
只能祝福希盟粉絲們,在林吉祥10+5方程式的美夢中,一切順順利利。

2017年9月6日 星期三

華語新聞的情意結

還有多少人在看電視新聞,尤其是華語新聞呢?NTV7的華語新聞可能于明年3月停播、與八度空間電視台的華語新聞合併的消息,又喚起華社的華語新聞情意結。


現代人手一機,看電視的時間日益減少,特別是年輕人,即使追劇也是互相分享網絡下載的影片或到網站觀看。至于新聞,應該沒有多少個年輕人會準時在電視機前看新聞,三四十歲以上的人也不見得有許多人會追看。
然而,當電視台要停播或合併華語新聞時段,華社的聲音就出現了。筆者的疑問是:這些發聲的人,是否時常看華語新聞呢?
電視台是以商業利益和收視率考量華語新聞的存在價值,若是將現有的NTV華語新聞和八度空間的華語新聞合併,並延長時間15至30分鐘,在觀眾定位上可能會更明確。


NTV的華語新聞一向做得相當出色,但八度空間的中英文節目較多,將華語新聞合併在8TV內,有其實際考量。
如果這家媒體集團能夠保留兩家電視頻道的華語新聞最佳,但基于商業考量而合併,看來也無不可。
以身作則常收看華語新聞
只是在某些地區,例如東海岸一帶的一些地區,如果家中沒有數碼化平板電視,就無法收看八度空間,無線電視用戶只能收看第二電視的新聞。
國營電視台所播放的新聞必定會傾向政府,私人無線電視台則有不同的新聞視角,如果觀眾有機會選擇想要看的華語新聞,相信更能開闊民眾視野。
在華語新聞停播或合併一事上,不能只是考量華社對華語新聞的情意結──即使沒有多少人看,也要留著華語新聞在那兒“擺著”,以證明電視台沒有所謂的“種族主義”。
在商言商,電視台雖然是媒體單位,有一定的責任向各族報告新聞,但它並不是慈善單位,它需要考量收視率和廣告收益,以維持電視台運作。
高喊華社需要華語新聞的人,請你們以身作則,時常收看華語新聞,並且號召親朋好友時常收看,當創造了收視率和商業利益,才有籌碼與有關電視台談判,要求不要停播或合併華語新聞。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