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4日 星期一

馬華的雞肋

十多年前,我還在吉蘭丹時,外人聽到吉蘭丹,不少華人就露出一副有點恐懼,不可置信的神情:那可是一個不能吃豬肉,華人不敢住的地方呢!

我在那生活一年多,還娶了一個吉蘭丹華人當老婆,我也愛上吉蘭丹這個地方,因為華人在那裡的自由度,尤其是吃豬肉、賣豬肉這回事,情況不比雪隆差,甚至猶有過之而不及。

當時,身在其中可以看到很多"趣事",只要回教黨領袖,尤其聶阿茲說的一些話,例如丹州女公務員不能塗口紅,就被媒體和國陣,尤其是馬華無限放大。

十多年后,許多人已對回教黨和吉蘭丹改觀,回教國,那不就是只對回教徒才用得上場的政策,有什么大不了。

但,馬華依然樂此不疲,炒了又炒,搞到連人家回教徒女性帶手套,不與男生或非回教握手,都可以炒作到不像樣。

也許,只有一句成語可以解釋,就是──默驢技巧,白一點就是炒冷飯,了無心意,而且顯得有一點賤。

不光明正大的和人交鋒,只是私下出這種不入流的毛招,難怪連慕尤丁也看不下去,要馬華不要再炒這個課題。

而且,巫統一直想拉攏回教黨,這種可能有礙兩者發展的事,馬華不識趣的炒作,不只得不到巫統認同,搞不好還不只輸了華人票,連馬來票也流掉了,那時馬華的罪名可就大了。

回教國課題是馬華的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但,啃了十多年,不丟掉還要等什么?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