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另一種歧視?

看了"早晚“一見發財”店屋租不出‧居民抗議‧住宅開長生店"這則新聞,不禁感慨不少大馬華人對于往生這回事,已達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壽板店亦可稱長生店,它應該開在哪裡最恰當呢?像集團式經營殯葬業方式,找一處空曠少人煙之處嗎?這類經營方式也是近十數方才興起,壽板店可是歷史悠久呢!

這類愚民口中的長生店,早年都有機會在市郊人口中集中處見到,如今買少見少,不知是否可列為夕陽行業?

新聞中,該區約50名住戶(該地約有1500個住戶)招開記者會,開求才營業不久的壽板店搬走,以免令他們見到時"心兒噗噗跳"(不是動情,是害怕)。

此舉不禁令人產生以下疑問:
1)以前就能在有住宅區的地方開壽板店,現在就不能?
2)要壽板店業遷往他處,這是己所不欲,卻施于人嗎(讓其他地區人去“心跳”,我們不用見到就好)?
3)業者在當地沒有開店的權力嗎?若不是非法經營或行業,為何要侵犯他人的權力呢?
4)業者已盡量迴避,從后門進出工作,盡量不讓人看到作業方式,這樣偷偷摸摸還不夠尊重他人的避忌嗎?
5)高呼大吉利是,不如只看見大吉利,心態和觀點上正面一些,包容一些,何必為難他人呢?
6)當地這約50個居民(不知是不是沉默總是大多數,少數就喜歡喊大聲),此舉算不算是歧視壽板業業者呢?


行文至此,也許有人會說:“你又不是住在當地,當然可以這么說,有種你不是去住在隔壁或住在那里?”

咳咳,雖然不曾在住壽板店隔壁, 或住在有壽板店那一區,但我曾有一位家中經營壽板店的朋友,當時還常常去他家中,這樣應該可以說一些話吧。

那是我中學時期的棋友,自13歲認識他那年前開始直至中學畢業前,當時瘋狂于中國象棋的我,舉凡有假日,而且他又願意讓我上他家中,我就在他家中房間內下棋,從早到晚就呆在那裡。

至今,記憶所及沒有任何不吉利,反而大大吉利,在校內拿過全校冠軍,還曾成全縣中學生中國象棋比賽亞軍,並且曾經與這位同學有幸一起代表當地象棋公會,與當時來自中國象棋特級大師胡榮華對戰盲棋(該大師同時以一對十,他是不看棋盤,只是聽人唸出棋的位置)。

不好意思,順便提一下威水史(請原諒,這就是人性,呵呵)。

提這個的目的,其實就是想說,壽板業業者並不應受到歧視,請用另一種角度去看待,許多時候是想太多和迷信所致,而且還加帶歧視眼光。

心正,一切則正,不是嗎?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