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6月23日 星期六

「放水」比「喝水」貴?

星期日傍晚,我和家人到吉隆坡武吉免登路一間購物廣場底層用餐之后,人有三急,就帶著孩子往同一層的廁所“解放”。

上購物廣場的廁所小解付費已成習慣,以為一般都是20仙或30仙,看到負責收錢的外勞先生桌子上有一個斗大牌子,紅色顯眼的“50¢”,讓我以為是買一包紙巾的價錢,誰知竟然是上廁所的“過路費”。

心裡超不爽,但尿意已濃,唯有乖乖掏出50仙,然后想到孩子不過 5歲,是否可以免掉,那名外勞看著我說:“Boss,dua orang 1 Ringgit。”

心裡罵了一句“國際語言”,奉上一令吉,進入廁所后盡量排尿,但左看右看,實在無法排出價值50仙之多的“廢水”,3分鐘不到就走出廁所。

已有一段時間極少在購物廣場的廁所出沒,所以不知道現在是不是所有公廁的價錢已調至50仙,這種從20仙以超過一百巴仙飆漲的收費方式,看來相當有利可圖。

細數一下,若平均一天3000人次進出廁所,就有1500令吉盈利,每月至少都有 4萬5000令吉的收入,一年就有四十多萬令吉,開公廁賺錢倒是不錯的行業。

現在貿消部正在關注茶店一杯水30仙的價錢之際,同時是不是也該關心一下每次上廁所“放水”需要50仙的事呢?

雖然,消費人可以選擇不要喝30仙的水或上50仙的廁所,但排出的水比喝入的水價值還高,是不是已不合邏輯了呢?


*此文已于2007年6月23刊登在《中國報》副刊的編采blog。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