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5日 星期五

爛的不只是課本

    課本破爛,不只反映學生保護書本不足的問題,也間接看出教育部由上至下管理欠佳的事實,同時有關學校校長並沒有盡到管理好學校的責任。

 相信父母和老師會教育孩子保護借貸的課本,但孩子天性各有不同,有者較為細心和把師長的話放在心上,好好愛惜課本,有者則是小孩心性,雖知保護書本的重要,依然沒法做到最好;因為還是小孩,可以原諒。

 但負責管理的教育部,以及身為一校之首的校長,在這方面就必須負上一定責任,因為他們沒有良好規劃管理和處理破爛的課本,以至讓下一批學生拿到這些課本。

 教育部副部長張盛聞談及有關破爛課本事宜時指稱,教育部並沒接獲相關方面的投訴和消息,若有此事,將作進一步追查。

 這種官方談話,顯示教育部管理不當,未有訂下妥善機制讓校方或家長反映所面對的問題,包括課本破爛的問題,追根究底,由中央至地方的地方教育單位,皆有管理不當的責任。

 至于校方,校長可謂是學校的“楚霸王”。在現有政府中小學教育體系內,除了教育部人員,校長擁有許多絕對權力;如果家長願意去教育局詢問和瞭解, 也許就會發現當校方,尤其是校長表示需要等待教育部或教育局指示時,事實上可能是校長擁有決定的權力,只是把教育部或教育局塑造成“神台”,以混淆不明就 理的家長。

工作效率令人搖頭

 年終學校回收學生課本時,若校長可以交代老師,把破損不堪的書本收集點算,再把數據呈交教育局,這個工作和指令應該不難做到。難道校長連這種小事,都要請示教育局嗎?也許這會增加教師的工作量,但只是在接收課本時分類出來,理應不算太難。

 此外,每逢年末,教育部理應指示州或縣教育局詢問各校的各種校務,包括需要更換的破爛課本數量,以便及時替換;年終學校假期一個半月長,難道不足以處理這些事嗎?若是不能,教育部上上下下的工作效率,著實令人搖頭。


*本文于2016年1月7日,刊登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