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1日 星期三

變型金剛教育

    我國中小學教育,特別是小學,早已是一種“變型金剛”教育,過去一週發生的教育界新聞,包括“補習中心仿傚大耳窿追債手法” 、教師不堪工作壓力過大的“抱歉,我們說謊了” ,以及“官員逼達標,老師喊救命,養蛙養到快瘋了”,就是最好證明。

 電影內的變型金剛,說變就變,變得更強;教育的變型金剛也各有不同,從官員、校長、老師、家長到補習業者,都是不同種類的變型金剛,依照各自所需而變型。

 教育官員是頂級變型金剛,因為權力最大,不理老師和孩子面對的壓力,想變就變,為向上層表現自己有做事,想出一些不切實際政策,一聲令下,所有教育界相關人士,都要跟從,或是大馬教育變質的禍首。

 校長則是次級變型金剛,可以喊出自己也很委屈,聲稱在“頂級變型金剛”追魂電話或電郵施壓下,執行所有的不合理指令。

 然而,校長是一校之長,如果不是為了要表現自己也能交差,以換取升級或到更大型學校執教,而是真正推行教育理念,不計自己得失,是否有可能平衡來自上頭的指示呢?所以,校長或是教育變質的另一禍首。

 老師是一種三文治變型金剛,因為他們可以是受害者,也或是向學生施壓的最直接禍首,因為一樣需要向頂級和次級變型金剛交代,自身是受害者之余,也要顧及自己飯碗,做了無止盡的報告之余,卻也繼續向學生執行不合理的教育指令。

學生真正受害

 再者,家長是另一禍首,因為愛面子、愛比較、怕輸,而讓孩子處在不快樂的學習過程中,孩子變成只是父母之間互相比較的工具,甚至製造了孩子未來因課業壓力做傻事的幾率。

 補習業者則是以上四個禍首製造出來的產物,因為大家都要交代,或一樣愛面子和怕輸,補習業這種變種帶有毒性的變型金剛,在已滿是壓力和不快樂的孩子身上,再踩上一腳。

 真正的受害者只有一個,就是學生!因為他們無法反抗,只有順從,教育對他們而言,不是學習,而是要顧及教育部、校長和老師的面子和飯碗,以及補習業者的荷包,在變型教育中呆了至少十余年,才有機會脫離苦海。

*本文于2015年10月8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人人咖啡店,“有文有路”一欄。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