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8日 星期二

那一團火

做事和交朋友,都需要火,火頭點著了,能夠燃燒多久和用怎樣的方式燃燒才最關鍵。

火是比較生動的形容,用正統的文字來說,那就是推動力。

朋友相識后,要看彼此怎樣看顧那團火,若是媒油燈的火,可能無法耐久,熄滅之后,又要再點燃,不斷重復,累了,就散了。

煤氣爐的火,可大可小,友情熾熱時,可以開到最大火,烈焰熊熊,發生某些問題就調至小火,甚至就此關掉煤氣爐,散伙。

我覺得友情要長久,需要像生柴的火,要有一方不間斷的在火堆加上大木柴或小木柴,保持火堆能夠繼續燃燒的能量。

火堆式的友情最不易,那是考驗耐性和雙方對這段友情的重視程度,但是,即使有一方放棄,只要另一方願意繼續,友情的因子還是存在。

做一件事或工作也和友情之火相似,都是在維持一團心中的火,熱情投入時,做起事來總覺得一切是值得的。

然而,當面對某些事或某些挫折時,“火勢”可能就開始變小,最終也可能熄滅。

說到底,這把火還看個人的意願,想不想或要不要,全憑自己,只要心中對人或對事愛極,再多失望還是想要繼續生火,期待下一波的熊熊火勢。


延伸閱讀:
心屋
角度
沙粒與石頭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