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4日 星期三

錯?交錯?錯愛?

有些關係,不說,藏的再隱秘,卻有揭開的一日,有些錯事,誠心改過,可能就是一個好的開始。

在家庭系統排列工作坊中,Z女士想問她與前夫為何不能美滿,卻無意中顯露她曾墮胎的事,她一直不解,兩者有何相關,最后完成她的第二次家庭系統排列,她似乎才有所理解,原來有些關係是互相牽扯,個人覺得,這和佛家所說的種什么因,得什么果有異曲同工之妙。

Z女士的第二次家庭系統排列,參與人數共有5人,代表著她曾墮過的5個胎兒,這5個胎兒分別排行第1、第3、第4、第5和第8(這個孩子是她的家庭穩定后,但卻不想增加負擔而拿掉的),至于其她3個已出生的孩子,則以椅子象徵式代替。

導師Rebecca請她選出代表5個夭折的人選,她選了4位女士,由于之前她自己也不確定是幾個,經過一輪混亂之后,她才確認是5個,遺漏的那一個,她選我代表。

這裡提一下,在這一次的工作坊,我覺得和Z女士“隱藏”著很多互動,那些都是我當時並未注意,而是事后想來,好像早就在預示著一些東西。

首先是當她到現場時,她的一些言語舉止,讓我覺得有些不太喜歡,其次是在工作坊第二天,我和D女士在等待工作坊開始,坐在一起交談時,她加入進來聊天,她看到我竟然說我像一個沒有結婚的年輕人,當時我是剃了鬍子,但以我巨大的身材和外在來看,怎樣看都不應該是像她形容那樣,當我向她說我已有兩個小孩,她還一臉錯愕。

在正式排列開始后,Z女士看著眼前圍成半圓的5個胎兒代表者,眼淚流了下來,導師隨著她逐一順序去擁抱每一個胎兒代表,並向她們認錯時,同時問代表者的感覺。有者形容感覺寒冷、有者未有太大感覺。

導師要求Z女士詢問胎兒是否會原諒她,得到的答案似乎近乎是“不會”,其中有一名胎兒代表者不知是憑自己的想法而非憑感受回答,又或是看到傷心流淚的Z女士,而回答會原諒她,竟然在這這代表者感覺其中一只腳異常疼痛。

至于我,當我們開始在排列位子后,我並沒有任何感覺,但當Z女士開始擁抱第一個胎兒代表時,我感覺到之前那股怒氣開始涌起,當Z女士接著分別擁抱下來3個胎兒代表時,我又沒有什么感覺,直至她擁抱我哭泣時,那股怒氣又再涌起,而且比之前強烈,還不自覺說了一句:“我很生氣。”

導師接著讓我們各自回到座位,與Z女士談了會兒,Z女士說了許多后悔的話,導師直接告訴她不要只是為自己后悔,而是誠心悔改才有用。

然后,導師又再請我們5人再出來,再站在Z女士面前,讓她再一次面對,這一次當她再擁抱時,我心中感覺怒氣不再那么強烈。

事后,Z女士在第三天的午餐和我們分享她自己認為不能理解的事,當她第二天晚上回到家時,她的前夫(為了孩子她們還住在同一間屋子)比平常早回,看到Z女士哭泣過憔悴的臉,竟然一反臉左左的常態,慰問她有什么事,之后,當Z女士向前夫表明欲再好好的處理一下5個墮胎的孩子的事,她的前夫也一反他往日提起此話題即不悅的態度,和她進一步商量處理事宜,這令她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我不知道這是否就是所謂的磁場互相影響,但不講求任何宗教,近似輔導的家庭系統排列,似乎能把許多人與人之間無形的線,以另一種方式張顯出來。

Z女士的例子,或許就是說明,問題不一定只有一個答案,或許問題的背后是一層又層複雜的關係和牽動所造成的。

(文中所提人物除導師和我之外,其他參加者的名字以代號代替,身份也經過處理。)

待續...

延伸閱讀:
家庭系統不能兜亂
怒氣來自有方...
牽一髮動全身─《家庭系統排列》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