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5日 星期四

盲目,不盲目。

不懂自己扮演或代表什么,卻有感覺,這在家庭系統排列工作坊中,我試過3次,第一次就是Z女士的第一次家庭系統排列,第2次是這一篇要提的F先生的家庭系統排列,第3次是另一個人的工作上的家庭系統排列。

F先生由于某些緣故,他只把自己想要排列的事告訴導師Rebecca,之后,導師決定用“盲目”的方式,即參與排列的扮演或代表者不用知道內容,只要說出自己的感覺即可。

這一次,F先生挑選我和O女士出來,我們都不知道發生什么事,當F先生把和O女士推到他要的位子,我和O女士看來都沒有什么反應,導師就叫我她隨意在圈子內走動,走了約數十秒后,經過R女士身前時,她突然起立牽著我和O女士急走到F先生面前,然后倒退大哭了起來。

她說著很多話,但我都聽不清楚,她繼續又哭又喊,而我再望向o女士時,我發覺我對眼前這個女士充滿歉意,內心想要向她說對不起,並且給她一個擁抱,但卻感覺我做不到,胸口還有一些鬱悶和感覺傷感。

R女士繼續她的大哭,這時,導時向現場參加者發出呼吁,希望有3人義務出來扮演角色,當有人自願出來,分別是B女士、S女士和A女士,導師她趟在地上不動,像是在扮演死者。

現場只有r女士的哭聲,她對躺在地上的3個人瘋狂的大哭大喊,去撫摸他的臉龐,導師此時繼續給予指示,要求她和3人躺在一起,她再爬起來時,指著我罵說:“你好殘忍”,而我感覺時沒有怒意,也沒有其他感覺。

導師再指示R女士去躺在S女士的旁邊,兩人抱在一起,R女士又哭了好一會兒。

這時R女士再站起來,導師指示她走到O女士面前,R女士哭著抱著O女士,O女士也開始哭了起來,隨后,導師叫F先生去擁抱兩人,而我則沒有上前擁抱的衝動,只是內心還是對O女士存有歉意。

導師問B、S和A女士的感覺,她們感覺內心平和,至此,排列結束。

這一場排列之后,我們還是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我被告知是代表F先生,其他人的角色是什么都不知道。但從這樣的場面來看,F先生有可能是曾面對一場意外或死亡事件,他的3個,甚至4個親人(我猜可能包括R女士代表的人)都去世,而F先生一直難以釋懷某一些事。

這場沒有人物、故事內容的排列,相當耐人尋味,雖然最后還是不知在排列什么,但我從F先生的表情和眼神中,感覺他似乎找到了一些答案。

(文中所提人物除導師和我之外,其他參加者的名字以代號代替,身份也經過處理。)

待續...

延伸閱讀:
家庭系統不能兜亂
錯?交錯?錯愛?
怒氣來自有方...
牽一髮動全身─《家庭系統排列》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