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7日 星期六

那時的眼淚

不曾在公開場合流淚或哭泣,而且,近10年也未流過淚,那種淚如泉涌,無法停止的流淚,但在"家庭系統排列"工作坊,我卻不能自己,為了別人的感覺而流淚。

在這之前,已有2名參加過這種工作坊的人告訴我,隨時有機會看到人流眼淚,自己也有機會流眼淚,我並不完全相信,我終于自己體驗了這一刻。

B女士的愛人患上一種無法自己作決定的病,並非精神分裂,據我瞭解是類似港劇《律政新人王2》,李子雄飾演的律師樓老闆角色的病,中文應該是叫著“選擇困難症"(當時我並不很清楚這種病,是之后我突然想起該出電視劇有提這種病),可能連決定今天要穿什么衣都有困難,那該是一種對自己的能力失去自信的病。

我被B女士選出代表她的愛人,B女士想知道她的愛人會否隨她來出席家庭系統排列工作坊,或者願意隨她去其他有助他恢愎的活動。

當我站在場上不久,我開始感覺自己的雙臂有些彊硬,心中有些混亂,我告訴導師Rebecca和B女士,我無法做出決定。

導師這時叫兩名參加者出來代表Yes和No,我閉上眼睛開始繼續感覺,當時心中想向Yes跨過去,但有些猶疑不絕,只是稍微向Yes的方向移動了一些,內心混亂的情緒依舊。

我一直閉著眼睛,緊抓雙手,這時,突然有人在我背后推我向Yes走去(當時我不知是誰,因為閉著眼睛,事后知道是B女士,應該是導師示意她推我),在那雙手碰到我的一剎那,雖然我閉著眼睛,但我還是感到眼前一黑,隨即眼淚開始流了下來,從飲泣到哭泣不止,應該有2分鐘左右。

當時,我知道我在哭泣,試圖想要停止哭泣,但卻無法控制自己。我感覺到B女士對她愛人的愛,她的愛人不想拒絕她的幫助,但自己無法決定。

我被推到Yes的面前,相當靠近,但還有距離,那個時候我就開始哭泣,過后,我又再被推一次,直接抱著Yes,Yes也抱緊我。

導師詢問代表Yes的人的感覺時,她說她感覺到她抱著我時,感覺我想要拒絕,事實亦是如此,當時我雖沒想要直接推開Yes,但內心確實有想推開她的念頭,但我卻有另一個念頭出現,想到這是我愛的人希望我這么做,我就不應該拒絕她的努力和好意,事后,我都把這些內心的感覺告訴B女士。

當時,我不知道我為什么會哭,那是剎那間就流淚,一觸即發。休息時,一名參加者對我說,當我哭泣過之后,她感覺我的臉"亮"了好多。

B女士這一個家庭系統排列個案令我自己相當震憾,因為我從不認為自己會有這么大的感覺或感應,但事實證明,自己認為越不可能發生的事,越有可能發生。

人與人之間無形的連結鍊,看來真的是可以引發許多意想不到的事。


(文中所提人物除導師和我之外,其他參加者的名字以代號代替,身份也經過處理。)

待續...

延伸閱讀:
家庭系統不能兜亂
盲目,不盲目。
錯?交錯?錯愛?
怒氣來自有方...
牽一髮動全身─《家庭系統排列》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