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7日 星期四

德士服務思想起……

初到吉隆坡者,若不是擁有自身的交通工具,除了搭巴士之外,想要快些抵達目的地,難免就會選擇搭德士。相信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有不少人遇上不肯按錶計程,甚至漫天開價的德士司機,自此對德士司機有不太正面的印象,本人即是其中之一。

最近首相署部長拿督斯裡納茲裡一句“德士服務比公廁差”,引來德士業討伐,業者希望尊貴的部長先瞭解德士司機面對的困境,別一竹竿打翻一船人,加劇損壞德士司機的形象。

與此同時,業者還聲明約有90%的德士司機奉公守法,僅有小部分是害群之馬。換言之,這些少數即是約10%左右的德士司機不理同行苦境,一粒老鼠屎壞了整鍋粥,令不少公眾和部長對德士司機持負面看法。

老實說,本人遭德士司機“砍菜頭”的次數雖不是多至“車載車砍”的地步,也算經驗豐富。

漫天開價最令人感到氣憤,逢塞車高峰時間或在巴士總站附近,搭德士就有機會遇上開個高出按錶計程價格5至15令吉,甚至一倍價格的德士司機。這也許就是德士業者形容的少數不奉公守法的德士司機,卻是搭客最常碰到的,是因為他們最勤勞?

遭德士拒載已不是什么新鮮事,可能這和我的“重量級”體型有關,令德士大哥感到不安全吧。不管白天晚上,或清晨從外州搭火車抵達吉隆坡,轉搭電動火車到靠近住家處搭德士,即使我的手如何“溫柔的”伸出去,加上盡量擺出一副“好人臉”,德士司機就是在我面前呼嘯而過,視這“龐然大物”如無物。

自從有了自己的交通工具代步,以為能因少接觸德士司機而提高對他們的印象分,但事與願違。德士司機從后超速而來,向前方車子猛閃高燈或按下長且刺耳的笛聲,本人經歷不少,也看過不少人碰上這回事。

再者,不打訊號燈,說停就停,令后方車輛緊急煞車,相信也有不少駕駛人士遇上這種情景。最“有趣”的鏡頭,自然還包括德士司機與乘客聊天而龜速行駛,自得其樂,當公路是他買下的,令人哭笑不得。

身為德士搭客,我也曾遇上表現上佳的德士司機,10次中至少有兩三次機會,另有三四次則是表現不過不失、目無表情的德士司機。

其中一次,至今仍令我印象深刻。我坐了一名巫裔老司機的德士,當時屬于塞車時間,在我說明地點后,該名老人家告訴我可以走另一條路避開塞車,而且特別聲明可以省下一些錢。儘管最后我省下至少5令吉的車費,但對于這位德士司機,我還是多付了一些錢,並向他表明那是對他優良服務的敬意。

個人對于具誠信與服務週到的德士司機,往往會不吝多給一些車費,令他們覺得他們的付出獲得尊重;但是,對于想佔人便宜的德士司機,我會與他們計較每一分錢,因為司機與搭客皆在討生活,不老實和提供應有的服務,就不應多得一分一毫!

*本文已于2009年12月13日刊登在馬來西亞《中國報》“豪談闊論”一欄。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