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4日 星期三

鳥話

此鳥非彼鳥,真鳥說鳥語,鳥人說鳥話。

鳥話的定義範圍應該很廣,包括廣東話的“窒人”和“單單打打”,即中文所說的冷嘲熱諷。鳥話不只如此,它可以是無限大的,我說的:“鳥話無限,不分空間”。

鳥話源出無可考,據本人無科學、無醫學根據之設想,應與與福建話男性生殖器官稱呼有關,是取其兩字之第二字(請用福建話來說說看,如果你懂)。

可想而知,若根據這無“學”之假設,以那話兒來說話,實在是鳥鳥有聲聽不明,聽來也會不爽。

只是,相熟至極的朋友說說鳥話,有時卻是一種樂趣,因為雙方的友誼關係之后,可把彼此視為鳥人,鳥人說鳥話,恢復正常人也不損友誼。

但是,一般朋友或初相識的朋友,想說說鳥話可得小心了,最好不說,不然當你說鳥話時,對方來不及變身鳥人,鳥對人說鳥話,人除了一頭霧水之外,也會一頭煙,后果自負


基本上,我盡量不說鳥話,因為有時真的會得罪人,別人對我說鳥話,我也會不爽,雖然我愛自爽,但這鳥話最讓人不爽和咬牙切齒。

就像開玩笑,有些人自以為幽默,什么事都愛開一個玩笑,最后玩出一個大頭佛。說鳥話可能會有更加意想不到的結果,把鳥話說得啾啾有聲,別人聽來只是令人討厭的噪音。

我覺得,好朋友之間說說鳥話無仿,但也要適可而止,語言的殺傷力可以像一把利刃,直刺他人情緒的心臟,發現時已后悔莫及了。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