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7日 星期日

這是哪門子的道歉?

“若我這樣,影響那樣,我願意道歉。”

這是巫統領袖獨有的道歉方式,可謂空前,是否絕后就難說,因為真的不知道他們還會有多少絕招使出來。

之前有“月漏論”的兩位主角也是這樣的方式道歉,現在又有巫青團團長兼教育部長希山幕丁以這種方式道歉,實在令入氣在心裡口難開。

這根本不是完整的一句“我道歉”,而是前面加了假設性詞句,技術上可謂已臻化境。

巫統應該道歉的領袖不只是希山一個,如果逐一數下去,大排長龍說“若我錯,我願意道歉”者,應該相當壯觀。

“若我錯,我願意道歉”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常人並不易學,但不少巫統領袖天生我材,與生俱來這門技藝,在沒有得轉彎時,說一句“若我錯,我道歉”,解決了自己的煩惱。

我在想,犯罪份子用同樣的話道歉,會不會也逃過受制栽的命運呢?

掠奪匪說:“若我的掠奪導致受害人身心人受傷或死亡,我願意道歉。”

小偷說:“若我偷你的東西讓你損失慘重,我願意道歉。”

強姦犯說:“若我讓徹底傷害了你,我願意道歉。”

貪污官員說:若我貪了太多錢而肥,我願意道歉。”

種種種種,不只只是假設性道歉,還有他們僅是處在“願意”階段,而非直截了當道歉,實在不得不令人懷疑他們的誠意和悔改之心。

一句“我錯了”或“我道歉”,要出自做錯事的巫統領袖金口,難度高達99.99%

在此聲明,此文若有刺到巫統領袖者,我願意道歉。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