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1日 星期一

賀年短訊滿天飛

元旦前兩天,已開始收到賀年短訊,31日更不得了,一天收到數十個,刪到來不及。

許多短訊的內容不是在去年或前年就看過,就是大家都在重覆,對于這些短訊,只有心領,下定決心一個都不回。

心裡是感謝的,感謝這些工作和生活上的朋友還記得我這個人,然而對于公式化、重覆的賀語,感覺太過冰冷,只有心領而不想回應。

不太明白轉發(Forward)短訊的意義在那裡,自己也不喜歡轉發,包括電郵,一般上看了就刪掉。與其給電訊公司白賺這些錢,不如省下來,等下次見面時,再請朋友喝茶。

然而,對于那些自己寫的短訊,即使只是一句簡單的新年快樂,或是Happy New Year,我都花時間回覆,甚至還寫一些問候。但收到這樣的短訊不多。

還有一些發短訊的朋友更特別,發了短訊不具名,只看到號碼不知是誰。哇靠,我的手機不能存太多聯絡啦,不寫名哪知是誰?所以,這樣的短訊的命運一樣是刪,連去研究是誰都不想。

因為這樣,開始懷念賀年卡,近年郵差在佳節的工作量一定不似數年前繁重,大家多用短訊,郵差叔叔自己也應該是擁護。

記得小學至中學整整12年的時間,每年都會準備數十封賀年卡,或用郵寄,或用手遞,送到朋友手上。自己也收到許多賀年卡,每年都會把它們用線串起來,掛去房間和客廳,那種感覺非常之好。

后來就用打電話,但電話費實在太厲害了,一個晚上用兩三百元的電話費,搞到家裡人呱呱叫,最后只好掏自己的紅包錢補數。

再后來,手機短訊來了,賀年卡和打電話賀年就成了歷史了。

今年,心裡有一股寫賀年卡的衝動,但想到要向認識的朋友討地址的龐大工程,心裡的"恐懼"油然而生。

無論怎樣,還是想再試一下。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