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 星期四

鑽電影所使用語言牛角尖

第28屆國家電影節以語言區分獎項風波,讓人看見大馬官方對于藝術的盲點,同時也把鑽語言牛角尖的“蠻勁”,徹底發揮出來。
把電影獎項分為國語和非國語兩項,從正面角度來說,其實是有一定的鼓勵作用,因為非國語的優質電影可以先在自己的組別中得到認同。
但是,這只能局限于認同,當回到欣賞電影藝術的大前提,依然需要讓所有電影處于同一個平台,各自展現自己的藝術價值。
縱觀全球各地的電影,即使觀眾無法明白電影使用的語言,依然可以從翻譯的字幕中,理解電影所要表達的內容,異語言並不影響電影要表達的訊息,觀眾仍可以得到共鳴。
因此,此次電影節主辦單位設定國語與非國語獎項,其動機或無種族主義成分,但過于執著在國家電影與大馬電影的盲點中。
大馬電影制作人協會主席尤索夫在電影節風波交流分享會上指出,馬來語作為國語的憲法規定不能違反,並且舉例當年著名的馬來影視明星比南利也曾拍攝邵氏兄弟的電影,並沒有問題,但是如果說到語言就很敏感,語言代表民族,國語是不能改變的。
這個似是而非的論調令人啼笑皆非。相信大馬電影人並沒有否定國語的地位,也沒有不尊重馬來語,電影需要使用何種語言,需要依據電影內容設定的故事和地點而定,沒有大馬電影人想要挑戰國語的地位。
猶如脫褲放屁
藝術面前人人平等,電影是第八藝術,它可以承載許多東西,從中展現國家、社會和生活現實,也可以讓電影人發揮無限想像力。
此電影節主辦單位強行區分“國家電影”和“大馬電影”,目的不外是強調電影使用馬來語的重要,但電影人本來一直都尊重馬來語作為國家語言,所以,這種區分猶如脫褲放屁。
大馬就是一個國家,如果“大馬電影”不等同“國家電影”,只為強調馬來語的重要而區分語言項目,在大多數電影人來看,或只是在侮辱電影。
馬來語是大馬的國語,是不會改變的事實,此電影節主辦單位在擔心什么呢?不斷在“國家電影“和“在電影內使用多少巴仙馬來語”的牛角尖內打轉,只會讓國際電影界的人嘲笑。

微博之聲



我的新浪微博

我的Mophiz微博客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